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残疾战神嫁我为妾后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75章 第75章以后可怎么找夫婿……
    日头渐高。

    江随舟知晓行军缓慢,便在马车坐着等。幸临安傍水,城外又多乔木,即便艳阳高照,不至于热。

    一直到临近正午,才有士兵远远骑着快马来报,说娄将军眼看着便要到。

    江随舟连忙下马车,行至站定。

    因着娄钺班师回京,军队需停在南城门外,故整个南城门都被戒严起来。此时四下里仪仗森严,列着以江随舟为首的礼部官员,远远瞧去,庄严肃穆极。

    没一会儿,便隐约听得马蹄声响。江随舟极目往路尽头看去,便看从极远处泱泱来的大军。

    为首的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将军,瞧上去身量很高,肩背厚重如山。他身披银甲,身猩红的披风猎猎起,一看便知,这就娄钺娄将军。

    江随舟有些紧张,里握一把薄汗。

    娄钺想必与原主过的,他却只在史书上过这人的大名,亲眼到他本人,还头一回。

    虽说他如今早熟悉靖王的身份,等闲没人看得出区别,不排除这将军慧眼如炬、粗有细,或者原主与娄钺曾有过什么往来,自己却不知,会在娄钺面露馅的。

    江随舟深吸一口气,静等着娄钺行到他面数尺的位置。

    娄钺勒住马,江随舟微微一笑,躬身朝他行礼:“本王恭迎娄将军,祝贺娄将军凯旋,扬我大景国威!”

    便娄钺朗声一笑,翻身从马上跃下来,朝着江随舟抱拳一躬。

    “末将多谢王爷!”

    江随舟此情状,便猜出人此没什么交集,生熟得很。甚至看他这态度,恐怕一心在战场上,都还不知霍无咎几月嫁给他做妾的事。

    江随舟多少松口气。他面上的笑容不由得真挚几分,几步上,扶住娄钺的臂。

    在这个档口,他目光飞快地量娄钺一番。

    又高又壮的,竟与史书上的画像有几分神似。他此时四十来岁,正值壮年,虽说常年的风霜雨雪使得他脸上的褶皱深些,却并不显,反平添几分刚毅。

    “将军无需多礼。”江随舟收回目光,笑。“舟车劳顿,将军辛苦吧?”

    娄钺他神色温和,讲话不似旁的官一般夹枪带棒,便跟着笑起来,同他寒暄:“算不得辛苦!末将素日在马背上待惯,此番回京又没急着赶路,故轻松得很。”

    江随舟便顺着同他寒暄几句,不轻不重地夸赞他一番。

    “本王今日来,便迎将军入城的。”寒暄过,江随舟。“皇上已在宫设宴,等着犒劳将军呢。只待将军在此点好军,我们便可入城。”

    娄钺连连点头,又问:“只不知,皇上可有说过,我下的兵此怎么办?这么多人马,停在城外,不办法。”

    江随舟顿顿。

    按他对史书的解,这次回京之,娄钺便被一步一步削兵权,他里的兵马,在兵部过一遍之,全庞党之。

    主此番让他带着下士卒回京受赏,早做这么一番算的。

    江,需先由兵部清点一番过,再论功行赏。”

    此时他半点证据都无,只凭世的记忆,自证不这件事。更何况,他与娄钺头遭面,立马交心,反惹对方猜疑。

    这么想着,他笑着对娄钺点点头,继放眼往他身望去。

    大军行得慢,方才娄钺心急,先行来的。

    此时,大军才浩浩荡荡地行到临安城边。娄钺下的部卒有五万之众,虽算不得极多,此时看来,却仍有气势恢宏之感。

    就在这时,一匹白马轻盈地往他们的方行来。

    马上之人并没行在队伍之,只一路策马扬尘,宛如恣睢的侠士。那人却分穿着盔甲的,行近便依稀可,此人身形修长窈窕,像个女子。

    ……女子?

    江随舟的指微微动动,眉心不由拧起分。

    若说跟在这支军队里的女子的话……不会有旁人。

    正在这时,江随舟听到身侧娄钺的笑叹。

    “王爷笑,这末将小女,闺名婉君。”他说。

    江随舟在心轻轻叹口气。

    果她。

    不知怎的,他叹出的这口气非没让他放松几分,反将他的胸腔攥起来,有种莫名的闷沉和不舒服,让他的呼吸都有些钝。

    许因为……听到那个名字,他便立马想起那个在史书上总与她一起出现的霍无咎。

    对霍无咎来说,他主羞辱过他的证据、他人生无法忽视的污点,娄婉君……却与他史籍难得浪漫的、荡气回肠的神仙眷侣。

    江随舟的眼睛不由得落在娄婉君身上。

    不偏颇地说,这位姑娘实实的漂亮。她应当生得随母亲,不像娄钺这般五大粗的,反倒眉眼俊秀又英气,带着几分女子特有的精致。

    许没有养在闺阁之,她皮肤算不得白,在日头下晒出的浅麦色。这反倒使她的漂亮显出健康的灵,多出几分韧劲儿。

    尤其她身上,特有着一种战场上养出的肆意和潇洒。这种气度竟和霍无咎有分像,想必这二人站在一处,定会极其惹眼夺目。

    江随舟费劲地转开目光。

    ……他这怎么。

    原本,他如今的心思就痴心妄想,他知的。霍无咎有他自己的人生轨迹,会遇本该他遇的人,自己,不过莫名从未来穿越来、在乱世盼攀附他求生的普通人罢。

    现在,这个霍无咎本该遇的人来,他却高兴不起来。

    江随舟知自己不该这么想,,却抑制不住的难受。

    这种难受,他从没经历过,觉得极其煎熬,却又不知在跟谁较劲一般,就不愿退远。

    片刻,他淡笑着勉强:“果虎父无犬子,娄将军的女儿,个难得的女豪杰。”

    娄钺粗心,并没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一摆,嗨一声,说:“什么女豪杰?都因为末将夫人去得早,在军营里养野。如今眼看着十八,却连人家都说不到!末将此番回京想着,将这丫头在临安好好拘一拘,学些什么女工刺绣、琴棋书画的,好歹有个姑娘样子。”

    说着,他嘿嘿一笑,:“还请王爷帮忙留心留心。京的王侯公子、青年才俊,若有未婚的,我不大挑剔……”

    江随舟露出个勉强的笑。

    他想告诉娄钺不必担忧,缘分在此,不必旁人牵线搭桥。他张张口,却发不出声音来,反倒旁边的孟潜山看出不妥,连忙上将他扶住。

    “王爷?”

    江随舟低头笑笑,任由孟潜山扶着,顺水推舟:“本王身体不好,将军笑。”

    娄钺连连摆:“没事没事!这点兵还要好一会儿呢,王爷若身体不舒服,可快些去歇着!”

    江随舟淡笑着点点头,又孟潜山扶走。

    他承认他痴心妄想的同时,心眼变小,就连和那位娄小姐面对面,都有些做不到。

    实在个心里没数的鸠占鹊巢者。

    那边,一清亮的骏马嘶鸣声,身穿盔甲的女子翻身下马,拍拍,将缰绳递到旁边的侍卫里。

    她便往娄钺这边走,便疑惑:“嗯?父亲,方才那个公子怎么走?”

    说着,她还往江随舟马车的方量几眼。

    “长得倒好看,怎么,看着不大高兴的样子,莫不父亲您在朝树的敌?”

    娄钺咬牙切齿,抬在她额上戳一指头。

    “说什么呢!人家就身体不舒服,回去歇着!”说着,他不忘警告。“你可别他的主意啊?他可个断袖。”

    娄婉君笑:“什么主意,长得就好看,还不许我夸?”

    “夸什么夸,没个姑娘样子!”娄钺恨铁不成钢。“你可小心说话!京城不比军营,由得你想什么说什么!讲话这么不检点,以可怎么……”

    “怎么找夫婿!”娄婉君开口断他,将他之要说的话一口便说出来。“知知,耳朵都要起茧子。”

    娄钺气得直瞪眼:“不要把爹的话当开玩笑!”

    娄婉君嗤地笑一声,抬颇为随意地拍拍他的肩胛,敷衍。

    “知知,没当你开玩笑。”她慢悠悠的,带着不以为意的笑,尾音轻飘飘的上挑,如同划过大漠空的雁羽。

    “好,快点兵,别让那位身娇体弱的小公子等久。”

    本章共段,你正在阅读(第4段)

    本章共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段,你正在阅读(第段)

    本章共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请牢记:,
 ** 作者:刘狗花所写的《残疾战神嫁我为妾后》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残疾战神嫁我为妾后》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残疾战神嫁我为妾后》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