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家妹妹喵喵叫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009无法告知的书名
    江挽因为庙会玩的很开心的缘故,沐浴后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第二日一起来,她只觉得浑身神清气爽。

    蝉衣和怀香进了里屋,伺候江挽梳洗。江挽让怀香随意绾了个髻,望着镜自己白净的面容,她心情莫名的愉快。

    江挽早上用了些白粥和一些开胃的小菜,即使是这样,那专门聘的厨子依旧做的可口精致。

    对吃食这方面,她是真的很感激慧长公主的先见之明。

    用过早膳后,她便靠在窗台的软榻上看些闲书。当然,都是些小说游记之类的。

    她自从来了朔州,基本上就没干过什么正事。也没多久,便养出了一身懒病。

    但对于陆嘉学的事,她向来热情积极。虽然陆嘉学对她依旧冷漠,但她相信,只要多接触,就有亲近的会!

    等她再琢磨琢磨怎么接近陆嘉学,相信美好的日子会很快到来。

    微风穿过窗扇浮动江挽上的书页,将她鬓前的发丝吹动几缕。并不刺眼的光线柔柔的照着窗扇内的人,为江挽的轮廓描上一层淡淡的金色,衬得她的面容愈发温婉秀气。

    她慵懒的靠在迎枕上看书,时不时翻一下书页,细小的声音在房屋内不时响起,莫名有些岁月静好的味道。

    江挽闲闲的读了一个上午的书,临近午时,她才终于放下书页:“蝉衣,叫厨房的张师傅做几个好菜,给我装上。”

    “是,小姐。”蝉衣福了福身,退出了房门。

    江挽将里拿着的书搁在了桌子上,伸了个懒腰,便从软榻上起来了。

    她决定一会儿就去找陆嘉学,怎么说经过庙会那一日,两人也算熟悉了吧。她厚点脸皮去拜访,陆嘉学估计也不好意思明赶。

    江挽稍微等了一会儿,蝉衣就提着食盒进来了。

    她随拿起桌上的书,领着怀香和蝉衣走出府外。

    “小姐,你该不会是去陆府上吧?”蝉衣忍了又忍,还是问了出来。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吗?”江挽一边走着一边回道。

    “小姐若与他接触过深,恐招致祸患。”怀香表情微凝,声音听起来有点沉重。

    “不必劝我,我自有分寸。”江挽摆了摆,似是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说道“其实,他人很好的。”

    “……”怀香和蝉衣听了,心里不敢苟同。陆嘉学的名声实在是响亮,可那并不是什么好名声。说他人很好,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但看自家小姐这副模样,估计听不进去劝。两人只好紧紧跟着江挽,以防她出什么意外。

    两个院子紧挨着,在几人谈话的功夫里就到了。

    江挽走上台阶,伸扣了扣大门的门环。

    没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开门声,只见寻风站在门后:“江小姐,有什么事吗?”

    寻风面庞极为清秀,瞧着有些少年感,唇红齿白,倒是一副好相貌。

    陆嘉学身边只有寻风一个人伺候。想也知道,圣上贬他到朔州,可不是让他享福的。不仅没有什么钱财,身边伺候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江挽略一思索,更心疼陆嘉学了。

    “寻风是吗?我记得陆嘉学这样喊过你。劳烦你去通报一声,说我有事找他。”江挽好脾气的对寻风笑了笑。

    寻风明显呆滞了一下,他平时话就少,没想到江挽竟能记住他的名字。他点了点头:“江小姐请稍等,我这就回禀大人。”

    在堂屋正吃饭的陆嘉学听说江挽要找他,有点想不明白她到底要做什么。哪有人专门掐着饭点来找人说事的,何况他和她又没什么交集,能有什么事可说。

    拒绝的话马上就要说出口,陆嘉学却不合时宜的想起她笑着递给自己一袋糖的样子。一双杏眼在夜色下如一泓秋水,里面的蕴含情绪令人心惊。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无法将拒绝说出口了。算了,且看看她要说什么吧。陆嘉学吩咐道:“让她进来吧。”

    江挽得到允许后进入府内,就连看着寻风那张木头脸,都觉得可爱了起来。

    待进到堂屋,陆嘉学就坐在桌子前。他面前摆着筷箸,碗里的饭还没动多少,应该是刚吃没多久的样子。

    陆嘉学的眉毛斜飞入鬓,薄唇线条冷硬,面容俊郎,极具侵略性。

    啊,一日不见,他的嘟嘟更帅了些!江挽内心暗暗赞道。

    宁远侯府被抄家,陆嘉学的钱财应该不多。故吃的不比从前,但比寻常人家还是好些的。

    “你找我什么事?”陆嘉学没有起身,也没有继续进食。

    “事情也不是很重要,现在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江挽说着,自然地搬了个凳子坐在陆嘉学身边。

    她接过蝉衣里的食盒,把里面精心准备的菜肴围着圈摆在了陆嘉学面前。而陆嘉学原本面前放的的饭菜被她熟练的往后一推。

    最后,她又端出一碗工面,里面撒了松花,搁着牛肉等。最绝的其实是那汤汁,张师傅说那是他们家祖传的配料。

    乳白色汤汁里其实煮了很多东西,待捞出来后,精华都留在了汤里。光闻着就让人口齿生津。

    她记得书里说过,陆嘉学挺喜欢吃面的,每次可以吃很多。

    “……”陆嘉学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看着绕着自己面前一圈摆开的菜肴,“你……你来到底是做什么的?”

    “其实也没什么事,我来就是想和你一起用个午膳,人多热闹。”江挽将面摆到陆嘉学面前,眼里充满了期待。

    蝉衣在后面看了,忍不住用捂了捂眼睛,简直不忍直视!总感觉自家小姐一看见陆嘉学就忘了女孩子家的矜持,兴奋得很。

    陆嘉学一直没说话,江挽看了有点急,就拿起筷箸塞到他的里“吃啊,嘟嘟你在想什么呢!快尝尝,面坨了就不好吃了。”

    在江挽炙热的目光下,陆嘉学感觉无从下。他做都督那么多年,光凭身上的气势就可以逼退一些人,可这个江挽就像感觉不到他的冷漠,在他面前依旧笑的欢快。

    眼见陆嘉学还是迟迟不动筷,江挽一不做二不休,拿起他的筷子夹起一点面,用小碟接着喂到他的嘴边:“啊嘟嘟,张嘴。”

    这下连寻风都不忍直视了。寻风眉毛瞅了瞅,默默把头扭向一边。

    陆嘉学看着送到自己嘴边的筷子,浑身一颤。他迅速接过江挽上的筷子:“我自己来,不需要你喂。”

    陆嘉学夹了点面送入口,只觉入口的面食滑嫩鲜香,配着汤汁异常美味。

    江挽的筷子被抢走,也不生气。她笑眯眯的看着陆嘉学进食,觉得他怎么连吃饭都这么优雅好看,果然人长的帅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她心里的满足感简直蹭蹭蹭往上涨。

    旁边的陆嘉学简直要被江挽的目光盯得怀疑人生,他少有这么一言难尽的时候,江挽每次都能令他的从容变得一派慌乱。

    江挽看了一会儿,又从食盒里拿出了另一副碗筷。

    这顿饭,江挽一个人吃的很开心。她时不时就会拿公筷给陆嘉学加菜,陆嘉学最开始推辞,后来估计是被江挽弄得烦了,就接了。

    他其实内心有点微妙,旁人永远畏惧着他,从没人这样对他过。想起记忆力里的罗宜宁,也是自己宠她多些。她性子软,又爱无意识的撒娇,所以自己自是多加照顾。

    想到这里,陆嘉学眸光一暗,内心微微泛着苦涩,吃着口的食物也不是滋味儿起来。

    有些人错过就是错过了,他最开始不信命,努力挽回过。用身份,用真情。但她早已经不再喜欢他,她爱上了另一个和她朝夕相处的男人,眼里看着那人的光芒,是他嫉妒到发狂的情愫。

    这要他怎么赢?他也终于明白,他争不过罗慎远,已经变了的心怎么挽回?不论他甘不甘心,错过的那十四年都无法重来。

    那十四年里,她和另一个人携相伴,风雨同渡。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了他的位置。即使有愧疚,相比对那人的爱意,也变得无足轻重。

    可是他也会难过,自己那浑浑噩噩的十四年到底有什么意义。他日复一日做着噩梦,时常觉得她还没死。可梦醒时分,只有窗外月亮的冷光照在他脸上,惨白惨白的,衬得他像个死人。

    寝房内空荡荡的,漆黑的夜里,他只能一动不动望着帐顶发呆,难以入眠。他有时候想,不如就这样死去吧,他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可想到她留下的东西,想到她在这里生活的痕迹,他又如何能轻易割舍?若另一个世界他也找不到她,那他又该如何自处?哪里都找不到她,他该有多绝望啊。他无法接受两个世界都没有她的存在。

    她怨他不救他,可这十四年来,他可曾有一天好过?而就在他痛苦不堪的十四年里,她就在另一个地方,和另一个男人嬉笑玩闹。而他,从始至终,一无所知。

    那次宫变,即使知道是陷阱,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她说她傻,而他却觉得值得。

    因为,陆嘉学终于救了罗宜宁。

    自从救了罗宜宁,他心里某个角落莫名的释然了。多年的心结与噩梦消散,他像是终于摆脱了沉重的枷锁,竟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脾气比以前好了不少,做事也不那么暴戾了。

    他变得逍遥起来,在朔州时无故人在此,竟有几分从前做侯府庶子时遛鸡斗狗的影子。

    陆嘉学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却不显。他只是沉默的吃着面,江挽敏锐的察觉到周遭的气氛莫名有些沉重。
 ** 作者:螺旋飞面所写的《我家妹妹喵喵叫》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我家妹妹喵喵叫》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我家妹妹喵喵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