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顶流他姨是混血小饕餮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96章 第 96 章
    小孩子长得飞快, 很快霍萄萄上了初一,这年她十一岁。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餐厅里, 霍萄萄沿着餐台走了半圈, 结果盘子里大半还是空的, 剩下一半放的是一碗蔬菜沙拉、半碗粗粮米饭和水果。

    这完全不符合她平时的口味和饭量,谢澜看得眉头微皱,第一反应是她可能生病了,胃口不好。

    霍萄萄抿着嘴角道:“我没有不舒服。”

    谢澜挑眉:“那你今天怎么只拿了这么点吃的?”这点东西还不够她餐前开胃的。

    “我……我今天不饿。”霍萄萄吞吞吐吐,可乌溜溜的大眼睛却不住地瞄向那些红润油亮的肉菜。

    “怎么可能不饿?”

    “来,吃这个。”

    两道男声同时响起, 下一秒霍萄萄的餐盘里多了一只卤鸡腿和一块烤羊排。

    霍萄萄顺着卤鸡腿和烤羊排往上看, 替她夹菜的分别是谢澜和古照。

    两个男孩默默对视一眼,眼神闪烁不明。

    “谢澜哥哥,古照哥哥,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真的不饿, 你们自己吃。”霍萄萄使劲咽了一下口水,夹起鸡腿和羊排还给他们。

    她扭过头, 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些飘香扑鼻的肉菜,端着餐盘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向餐桌。

    “萄萄,你到底怎么了?”谢澜紧跟着坐在她对面。

    “真的没事, ”霍萄萄挑起一筷子蔬菜沙拉送入嘴里, 嚼了一下, 眉心一跳,味同嚼蜡道,“我就是早上吃多了, 现在都不饿,真的。”

    “从来没从你嘴里听到过吃多了这三个字。”古照面无表情地点破。

    霍萄萄一囧,不好意思道:“谁都会有吃多的时候啊,我又不是猪。”

    古照扫了她一眼,直言不讳:“你是不是在减肥?”

    霍萄萄愣住,嘴里含着的生菜还剩一半卡在嘴边,十分尴尬。

    “你又不胖,减什么肥?”谢澜脱口而出。

    霍萄萄闻言感动极了,顺着他的话说:“就是就是,我又不胖,为什么要减肥,我不是为了减肥。”

    “我妈要减肥的时候,就是只吃这些沙拉、粗粮。”古照继续补刀。

    霍萄萄脸色微赧,强撑着说:“我真的不是要减肥,蔬菜和粗粮很健康啊,我只是为了健康考虑。”她还点点头加强自己话语的真实度。

    “只吃这些东西,并不健康,营养均衡才健康。”谢澜道。

    她眼珠子一转道:“我有吃肉的,早上吃了大肉包,这样子总是营养均衡了吧。”

    谢澜:……

    “哎呀,你们别看着我了,你们自己也吃嘛,肉凉了就不好吃了。”霍萄萄大口大口地嚼着蔬菜沙拉,笑眯眯的,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为了不再受到餐厅里到处是美食的诱惑,霍萄萄三两口吃完,擦擦嘴快速道:“我吃完了,先回教室,你们慢慢吃。”

    她不等另外两位有所反应,端起餐盘就走。

    谢澜和古照无语地望着她的背影,今天的霍萄萄实在是奇怪。

    *

    难受!

    非常难受!

    午吃了那么点东西的后果,就是霍萄萄在下午第一节课刚开始的时候,就饿得前胸贴后背。

    她按住肚子趴在桌上,有气无力。

    太可怕了,她才试了一次就受不了,真不知道那些女孩子天天吃那么点东西是怎么熬过来的?

    没错,霍萄萄虽然在谢澜和古照面前矢口否认,但她其实是在尝试减肥。

    以前的她从不觉得自己胖,更没有想过减肥这件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自从上了初,身边的女孩子和小学的同学完全不一样了,她们非常关注穿衣打扮、身形胖瘦,她逐渐耳濡目染,再加上她这个年纪正是青春期开始的阶段,那种朦朦胧胧的性别意识开始萌芽,让她对自己的身材注重起来。

    霍萄萄其实并不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脸蛋总是圆嘟嘟的,腮边一掐还有婴儿肥,有同学还给她取了昵称“圆葡萄”。和同学那些尖尖的瓜子脸一对比,她开始觉得自己是该减减肥了。

    霍萄萄想减肥,但不好意思告诉别人,只好偷偷地做。早上她以来起晚了来不及上学为由,没在家里吃早饭,说去学校吃。

    谢知亦没有怀疑,毕竟他知道自己女儿委屈了谁,都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肚子。可事实上她只吃了一个包子,还是菜的。午的时候,又发生了和谢澜、古照吃饭那一幕。

    这两顿下来,霍萄萄感觉自己跟没吃没有区别。她现在看讲台上胖胖的语老师,都仿佛在看一大块行走的红烧肉。

    不行,饕餮不能吃人。

    减肥也太难了吧呜呜呜!

    “霍萄萄!”语老师忽然叫她的名字。

    萎靡不振的霍萄萄打了一个激灵,立马站起来。

    语老师眯着眼睛问:“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下一句是什么?”

    “夕阳西下?”霍萄萄饿得脑子不大清醒,茫然接了一句,“红烧肉在哪儿?”

    全班哄堂大笑,语老师眉头都气歪了。

    听到笑声,霍萄萄才缓过神来,知道自己出了个大洋相,十分窘迫,恨不得像只鸵鸟,把头埋起来。

    “老师对不起。”

    语老师见她认错态度良好,也不好发作,只说:“我这是第一节课,不是最后一节课,上课要认真,罚你把这首小令抄写二十遍交给我。”

    “是。”霍萄萄闷闷点头。

    下课后,同学们都过来打趣她,她趴在桌上装死,其实是没有力气去应付他们了。

    “葡萄,有人找。”同学喊她。

    霍萄萄不情不愿地抬头:“谁啊?”她现在都不想挪动步子,浪费体力。

    可是一抬眸看见了窗外的谢澜,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打起最后的精神走了出去。

    “谢澜哥哥,你怎么来了?”初三的教学楼和她并不在同一栋。

    谢澜一只手背在背后,仔细观察着她的脸色,了然一笑。

    “我带了东西给你。”

    “是什么?”

    “我们去那边说。”

    谢澜领着她来到休息椅处,两人并肩坐下。

    “谢澜哥哥,是什么东西啊?”霍萄萄追问。

    谢澜神神秘秘道:“是你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我最需要的?”

    谢澜轻轻一笑,看着她急切的眼神,不卖关子了,从身后伸出手来,手上拎着一个纸袋。

    纸袋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三层的餐盒。

    霍萄萄眼睛瞪大,在餐盒和谢澜的脸上来回打转。

    “给我的?”

    “午才吃那么一点,饿了吧。”

    霍萄萄脸色羞得通红,嗫嚅两下没有出声。

    谢澜把餐盒拿出来,一一打开上面的盒子。第一层赫然就是霍萄萄心心念念一节课的红烧肉,肥瘦相间,还冒着热气,第二层是一只大大的卤鸡腿,第三层是半桶米饭,米饭上还铺满了酱红色的腊肠,咸香扑鼻。

    “吃吧。”谢澜把筷子掰开递给她。

    “我……”霍萄萄嘴唇动了动。

    谢澜打住她的话:“别说你不想吃,你饿的都憔悴了。”

    “啊,有那么明显?”霍萄萄捂着脸蛋紧张问。

    谢澜点头,认真道:“我不知道谁和你了说了什么,但是你在我眼里一点都不胖,不需要减肥。”

    霍萄萄丧丧道:“可是她们是尖尖的瓜子脸,我是圆圆的葡萄脸。”

    “我喜欢葡萄脸。”谢澜冲口而出。

    他说完又觉得脸上发热,干咳一声补充道:“我是说圆圆的脸也很好看。”

    “真的吗?”霍萄萄捏捏自己的腮帮子,怎么那么多肉呢?

    谢澜一本正经道:“你这个叫胶原蛋白,好多人想有都没有呢,还得去打针。”

    “真的啊?”霍萄萄脸色一喜。

    “骗你干嘛,再说你这样不吃饭减肥是最不健康的,不仅对身体不好,就算减下来最容易反弹。”谢澜开始讲大道理,给她科普了不少健康小知识。

    “我不要反弹,”霍萄萄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好理由,接过筷子,“我吃。”

    谢澜心头松了一口气,他真怕她钻牛角尖。

    当第一口红烧肉伴着米饭送入口时,感受到那种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的微甜口感,霍萄萄幸福地掉眼泪。

    是真的落泪!

    “太好吃了呜呜呜……”她的胃活过来了。

    减肥神马的滚一边去吧,吃肉才是王道!

    霍萄萄的节食减肥大计持续不到半天,宣告失败。

    她埋头扒饭,一点形象也不顾。

    谢澜看得好笑,拿着手帕候着,小声说:“吃慢点,别噎着,这里还有鱼丸汤。”

    正当霍萄萄吃得正欢时,在她没注意的拐角处,古照正静静地看着她,他手里提着肯德基的外卖袋。

    他来晚了一步。

    “古照,你在这儿干吗呢?”商问星突然从背后拍了他一下,嗓门很大。

    古照神情尴尬,忙转身想走,可是那头休息椅上的两个人闻声望了过来。

    躲是躲不掉了,古照只好和商问星一起走了过去。

    商问星看着霍萄萄手里的餐盒,打趣道:“听说你午没吃饭,过来看看,我就知道是谣言,你怎么可能不吃饭嘛。”

    霍萄萄白了他一眼,转向古照,甜笑道:“古照哥哥,你买肯德基吃啊?”

    谢澜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他,古照对上他的视线,忽然道:“这是买给你的,你午都没吃多少,我想你肯定饿了。”

    商问星很惊讶:“原来你午真的没吃饭啊?”

    “给我的?谢谢古照哥哥,我喜欢吃炸鸡。”霍萄萄不嫌多,接过袋子就想打开。

    “萄萄,”谢澜慢条斯理开口,“饿了太久的话,最好不要一下子吃太多油腻的东西,胃会受不了。”

    霍萄萄顿住,抿了抿嘴角道:“那我留着下节课休息的时候再吃吧。”她又把袋子合上。

    “嗯,听话。”谢澜很欣慰。

    古照眉心皱起,油腻?

    谢澜带来的红烧肉、大鸡腿难道不油腻吗?

    五十步笑百步!

    商问星瞅了瞅眼前三个人奇怪的氛围,敏感地察觉到一股修罗场的气息。

    “你们两个都买东西来讨好她,不会是……”他停顿了一下。

    谢澜和古照冷冷的眼神射了过去,可商问星视若罔闻,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一句。

    “你们俩不会是想要做我的小姨夫吧?”
 ** 作者:鱼昆子所写的《顶流他姨是混血小饕餮》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顶流他姨是混血小饕餮》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顶流他姨是混血小饕餮》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