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榜下贵婿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31章 完结(下)
    一月的江宁县, 似乎还没从过年的喜庆醒来。元宵节已经过去了许多天,街巷上悬挂的花灯却没全部取下,随处可见依旧是年节的喜悦,如同盛宴散去时的尾音。

    沉寂了整整一年的江宁简府, 忽然打开了大门。

    门外白幔遍挂, 丧幡竖起,简家失踪的女儿归来, 重办简家丧事。

    门内灵堂新设, 漆黑的“奠”字下,跪着通身素缟的少女, 除了乌黑的瞳仁与青丝外, 她身上似乎就只剩下一个颜色。

    这场没有棺尸的丧礼, 只有三十七个牌位,叫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明舒却没哭, 她冷静地主持着丧礼上的一应事宜,客气地接待了每个上门吊唁的人,大方得体无可指摘, 汴京城那个明快的小娘子仿佛就此消失。

    丧礼过后, 便是起棺迁坟。明舒另挑了风水宝地重新安葬他们,迁坟那日的队伍浩浩荡荡,远远望去, 便似盘游山间的白龙。

    明舒的泪,直到简金海坟前才落下。

    “阿爹, 我回来了。对不起, 没能见你最后一面, 但你放心, 你的仇,简家的恨,女儿都替你们报了……”

    报了仇,她才有脸来见他们。

    陆徜上前跪在她身边,向简金海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方将哭成泪人的明舒揽入怀,任她痛痛快快地哭这一场。

    ————

    丧事过后,明舒并未休息。

    简家的买卖要重新支起来,全都要她一个人撑着,她不能也不想休息。

    金坊早已停工多日,铺面也几乎全关,金铺的生意彻底停滞。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简家金铺的旧伙计老掌柜们,全都召回简家。

    偌大的议事厅内,老少爷们站了满堂,明舒端坐堂上。她一身素白孝服,乌青的发髻间只两三支珍珠钗,脸上脂粉未施,清泠泠的一双眼蓄着与年纪不相仿的威严,不动声色地面对堂下众人各异的目光,没有怯意,也没有退缩。

    这是陆徜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明舒。

    他印象里的她,似乎还是在汴京时明媚飞扬的小娘子,又或者是幼时娇俏讨喜的小女孩,可转眼之间,她已是独当一面的当家人,那些稚气天真懵懂,一扫而空。

    这才是真正的简家大小姐。

    “愿意回来的叔伯兄弟,明舒替父亲,替简家谢过诸位,此情意明舒会铭记于心;不愿意回来的,明舒也不强求,人各有志,明舒明白,在此就祝各位前程似锦……”

    不知何时,明舒已经起身走到堂,朝着四周老少抱拳,清脆的声音宛如玉石掷地。

    堂下响起一片附和声,各人抱拳以回,仿佛回到昔年,简金海在世时议事景象。

    ————

    夜深,屋内烛火通明。

    “酸,好酸!对对,就这儿。”明舒扭着咯吱作响的脖子嚷道。

    温热的手捏着她肩颈,按得她一阵酸爽。

    “你伏案太久了,要走动走动。”陆徜一边按一边劝她,“我知道你急着把金铺的账目理清楚,让生意重上正轨,但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

    “就剩一点了。”明舒舒服得闭上眼。

    陆徜扫了眼桌案,她所谓的“一点”是这堆满桌案的数不清的账册。

    这叫他如何放心离开?

    一只手忽然搭到他手背上,明舒歉道:“陆徜,你明天一早出发往章阳,我却拉着你陪我看账册,也没给你好好饯行……”

    “你我之间,还谈这些?”陆徜俯下头,唇轻触她后仰的额角。

    那里,有道浅粉的伤痕。

    “别闹,痒!”她“嘻嘻”笑着别开脸。

    陆徜猛地扶住她的脸颊,唇扫过她的脸颊,滑至她唇瓣。

    明舒“呜咽”一声,被他噙住唇。

    辗转流连了许久,他方轻轻放开,只以指腹摩挲她的唇瓣,道了声:“明舒,你该睡了。”

    明舒双手挂到他颈间,软绵绵“嗯”了声,被他拦腰抱起。

    陆徜认命地将她抱回寝间,在心暗暗叹了声。

    他还有三年要守。

    ————

    离别这日,天气晴好。城外的桃花已开,被徐来的春风一吹,落了满地粉白花瓣,偶有马儿驰过,花瓣被马蹄扬起,飘飘扬扬飞向远处。

    “到了那儿,记得给我来信。若有缺什么,也只管同我说,我让人给你捎去。这车上的东西,要送人的我都做了记号,其余的你就自己收好,尤其那包应急的成药。章阳贫寒之地,缺医少药的,你……”明舒说着说着,吸吸鼻子。

    陆徜看着跟在马车后的那满满当当一车子行李,失笑。

    此去章阳,他本轻车简从,只带了来安一个书童与四个亲随,其余亲信都被他安排留在明舒与曾氏身边了,行李也就简单几箱东西,一辆马车绰绰有余,但明舒硬是又收拾出一车子的东西让他带着。

    四季衣裳鞋袜、应急成药、笔墨纸砚、点心零嘴干粮……就差将整个家都搬过去。

    “我会照顾自己。”陆徜从未想到两人间有一天会倒置,变成明舒操心起他的饮食起居来。

    “章阳那地方不太平,你是朝廷指派的知县,到了任上就是众矢之的,可要多加小心。”明舒又道。

    早春的风灌入衣襟,吹得人发冷。陆徜替她拢紧披风,只道:“你也一样。简家的生意虽然要紧,但你也莫操之过急。”

    明舒点点头,看了眼天色,推他:“罢了,再说下去,这话也说不完。天不早了,你……快走吧。”

    “那我走了。”陆徜握握她发凉的手,松开,转身朝着马车走去。

    可他才刚走到马车前,却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叫唤。

    “陆徜!”明舒飞奔而来,径直扑进他展开双臂的怀。

    陆徜紧紧抱住了她。

    一阵风过,桃花满头。

    ————

    时光勿促,转眼又是一年冬去春归。

    简家金铺已恢复昔年八成景况,明舒野心大,借着满堂辉已将生意往京城铺去,年末之时几乎是汴京和江宁两地来回奔忙。过年她是在汴京同魏卓和曾氏一起过的,也只呆了一天,就又匆匆赶回江宁,惹得曾氏心疼不已。

    她与陆徜,也已一年多没见过面,彼此间不过鱼雁往来,信积了厚厚一叠收在妆奁下面,拿藏在手镯里的钥匙锁着,她累了的时候就要打开读一读。

    这一年之间,章阳的消息倒是不断传来,多是好事。

    章阳那地方苦寒,穷人多,吃不上饭便落草为寇干起打家劫舍的事来,又对朝廷心怀怨怼,是以极不太平,出过几次起义。朝廷虽然屡次派兵镇压,可总是压下一波又起一波。到这里赴任的官员,无不叫苦连天。

    陆徜这七品小知县去了以后,倒是雷厉风行,拿出几项章程,先在乡间组建乡兵对抗草寇,以保百姓安危,再大行水利农事,兴民之根本。

    一年多时间过去,章阳太平不少,陆徜政绩传入汴京,得圣人嘉许。

    眼瞅着情况已往好的地方发展,怎料到了这一年夏,突降天灾,章阳附近数城大旱数月,秋收无望,百姓余粮渐空,闹起饥荒,又逢寒冬,当真是饥寒交迫,将章阳上下官员折腾得焦头烂额。

    陆徜亦不例外。

    “大人,粮仓的存粮已经快放空了。”

    半个月前,陆徜就已下令开仓赈灾,但章阳县的存粮有限,只勉强够支撑半个多月。

    “让账房算算现在衙门还有多少存银,够采买多少米粮。”陆徜坐在案后沉声道。

    开仓已经无法应付日渐严重的饥荒,采买粮食是当务之急,可章阳本就贫赛,历年来税银都不足,衙门内的存银也不过勉强支撑一县运作而已。

    “如今数城皆起饥荒,附近粮价大涨,我们的银子买不了多少。”

    “朝廷的赈灾银粮又迟迟未至,如此下去,只怕……”

    饥寒交迫之下必会生变,冻死、饿死,疫病横生,流民四窜,匪患再起……

    陆徜捏着眉心听站在屋里的下属禀报着章阳县的情况,正思忖对策时,外头忽然有衙役来报。

    “陆大人,衙门外头来了位娘子,说是您的妹妹……”

    “妹妹?”陆徜愕然抬头,他哪有什么妹妹?除了……不会吧?

    “快,请她进来。”他霍地站起吩咐道。

    “大人,您还是出去看看吧。”衙役为难道,“她带了好多车东西,都停在衙门前。”

    ————

    都已经要入冬了,白花花的日头还照着大地。

    陆徜匆匆走出衙门,没几步就额上就已见汗。远远的,他就瞧见停在衙门外的数辆马车,马车上有镖旗迎风招展,写着龙飞凤舞的“威远”二字。

    打头的马车旁,站着许久不见的熟人,威顺镖局的镖头赵停云。

    陆徜脚步微顿后又很快迎上,朝着赵停云拱手,简单寒暄后,他才四下张望——没瞧见明舒身影。

    “明舒呢?”他问赵停云。

    能自称是他妹妹,又雇了威顺镖局护镖的,除了明舒,不做二人想。

    “阿兄,我在这呢!”

    熟悉的声音似乎从天上传来,陆徜猛地抬起头,只瞧见马车高叠的箱笼之上坐着个人,正晃着腿居高临下看他。太阳的光晕在她头后一圈圈漾开,他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心脏却不可遏制地跳动起来。

    “接住我!”她笑着,从箱笼上跳下。

    陆徜展开手臂将人接下,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呗!”明舒用脸蹭蹭他的胸口,抬起头,“阿兄,你瘦了,黑了!”

    陆徜穿着粗布衣袍,人精实了许多,明舒倒还是老样子,白白嫩嫩面团子一样。

    “大人,这位是……”跟着陆徜出来的人问道。

    “他妹妹。”

    “我未婚妻子。”

    两个人异口同声,说的却不是一回事,把问的人听懵。

    陆徜瞪了眼明舒,才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简明舒。”

    明舒便“嘻嘻”一笑,不再逗他。

    陆徜才又看向这车队——车队比他第一眼看到的还要长,已经排出街巷,每一辆马车上,全是高高叠起的货物。

    “明舒,这些是什么?”

    “简家的银子,简家的粮,你要是不要?”明舒略仰起下巴,得意道。

    她是来救火的。

    虽然陆徜在信从未提及,但章阳大旱的消息早就传到她耳,她自然有办法打听到章阳的现状。

    “明舒……”陆徜瞧着这长长的车龙,久久未语。

    ————

    太阳依旧很晒,陆徜着令属下交接这批及时雨般的赈灾物,自己则将明舒拉到树荫底下。

    她的脸已经被晒红。

    陆徜用袖口轻轻拭她额上的汗珠,一边擦一边道:“别嫌脏,衣裳正好今早刚换的,只是旧了点而已。”

    明舒笑眯眯的受用他的服侍,衙役已经倒来茶水,她豪饮一大碗,直呼:“痛快!”

    陆徜退开半步,忽朝她长揖:“明舒,我代章阳百姓谢谢你,你救了很多人的命。”

    明舒盯着他不语,片刻后才道:“陆徜,我不是那么伟大的人。我来这里,是因为你。”

    陆徜胸大暖,这一揖仍未直身:“那陆徜……谢过娘子!”

    明舒扯起了他,欺身而上,圈住他的手臂,贴在他耳畔说了句话。

    陆徜心头巨震,回身紧紧抱住了她。

    她在他耳边说的是——

    “穷书生,你造福百姓,而我……是来造福你的!”

    她是他的,小月亮。

    ——end——
 ** 作者:落日蔷薇所写的《榜下贵婿》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榜下贵婿》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榜下贵婿》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