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高危职业二师姐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80章(“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他。...)
    比剑谷人声鼎沸, 熙熙攘攘嘈嘈杂杂,许多人聚在一起侃天侃地的同时,目光却始终聚焦在悬空之处的那方微微旋转的高台之上。

    五派三道的宗主们端坐其上, 八方鼎立,似是在商议什么, 却也很快就有了结果。

    只见八人相互拱手见礼,了空大师宣一声佛号, 太虚道的华慎道长一甩拂尘,于是那块比剑台上,便竟然有了一阵虚影。

    虚影之, 比剑台一化十, 十化百,竟是瞬息之间出现了足足一百块比剑擂台!

    从虚影之外去看,便像是大罗星河之漂浮着一百个细碎的星点, 只有走入其,才能发现此处竟然被开辟出了一方开阔无比的小世界, 便是说有比剑谷的百倍大也不为过,而这一百块看上去一模一样的比剑台便方正地布置其。

    红衣老道拍了拍手, 大家的惊呼与猜测声顿时停了下来, 只听红衣老道施施然道:“本届比剑大会第一轮的筛选赛制非常简单, 此方世界,一共有一百块擂台,到今日酉时,最后站在擂台上的人,便可直接进入下一轮。守擂者如果连战五场, 则可获得半个时辰休憩时间,所守擂台在此期间不得被挑战或占领。多人同时想要挑战擂主时, 擂主有自主选择对手的权力。”

    顿了顿,红衣老道又笑吟吟补充道:“更多细则与状况可以随时请天听,我与诸位掌门会一直在这里……看着你们。”

    他没有多说什么,但最后四个字他念得颇轻,却也因为这份颇轻而显露出了他的未尽之意。

    ――不要耍什么不入流的手段,不要以为自己有什么不会被看见的小心机,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五派三道的八位宗主都在看着你哦。

    怀筠真君笑着起身,再抬手,于是比剑谷后有巨大无字石碑竖起:“诸君皆知我昆吾紫渊峰有境界榜,既是比剑大会,五派三道精英尽出,便也在此设境界碑。”

    他收手,无字碑上却开始有名字浮现,昆吾弟子不由目露惊讶。

    那碑只分了伏天下与朝闻道两栏,而上面浮现出的名字,正是与紫渊后山的那碑上一模一样的名字!

    “嘶,我没看错吧?怎么已经把我们的名字列上去了?”陆之恒小声道。

    “咦,你仔细看,朝闻道炼气境的第一竟然超过了筑基境的好几人,这个排榜顺序真的是按照实力来的!”

    昆吾弟子议论纷纷,别的门派更是不解其意,却见那些名字镌刻其上,再入碑三分后,怀筠真君的声音才继续响了起来。

    “我昆吾弟子排名在此,期待诸君的名字逐一陈列其上。”怀筠真君脸上带笑,声音更是温和平静。

    然而此话出,众人心却有了被倏然震动的感觉。

    所有人都近乎静默地看着那石碑上的名字,再仰头看向站在高处雅然而立的怀筠真君。

    都是各门各派的精英弟子,过去大家心或多或少都有听过一些自家宗门长老执事等人对这位昆吾山宗掌门的诟病和些许不屑,久而久之,自然对这位看起来确实实在有些平平无奇的掌门心少了那么一点点敬意。

    然而此时此刻,看着这样齐山之高的长碑和上面的名字,再想到怀筠真君方才的话语,在场所有的人心,都有了一声感慨。

    无论怀筠真君本人如何,但他身后终究是昆吾山宗。

    而也只有昆吾山宗,敢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说出这样的话!

    怀筠真君说得委婉,但所有人都名表了他话的意思。

    ――昆吾弟子在此,敢者来战!

    别的宗门或许还要隐藏实力,走点扮猪吃老虎的套路,但昆吾山宗偏不,他们就这样堂堂正正将自己宗门之的实力排行榜给大家看。

    若非对自己宗门弟子的实力有绝对信心,又怎敢有如此举措!

    昆吾弟子仰头看着自己的名字,再感受着周围别的宗门弟子的情绪和眼神,心自然从方才的疑惑变成了此时此刻的豪气丛生。

    他们的位置像是坐标一样刻在了上面,五派三道精英如此之多,很可能那些名字的位置很快就会被冲下去,但也有可能一直这样高悬。

    想要自己的位置不变,那便――战!

    于是还未拔剑,甚至还未入那比剑台,昆吾弟子的剑意战意竟然已经被点燃!

    石碑齐山,几入云端。

    然而修士视力本就极好,虞兮枝抬头,便能看到伏天下碑最高处,银钩铁画的 “虞兮枝”三个字。

    她看着自己的名字出神,昆吾众弟子热血激荡,自然也有别的不相熟门派的弟子们兀自向着最高处去看,旋即再露出一些疑惑。

    “虞兮枝是谁?昆吾山宗最强的不是那位虞大师兄吗?……等等,两个人都姓虞?是有什么关系吗?”

    “看起来当是一位女修的名字?啧,我倒要去会会她的剑。”

    “奇怪,伏天下榜的前十竟然有这么多我没见过的名字?我以为我对昆吾山宗还挺了解,怎会如此?”

    更多人则是看着最高处的那些名字,眼毫不掩饰地燃起了渴望的战火。

    想要自己的名字被写在最高处,或者无限逼近最高处的地方。

    而此前在宫书院曾与易醉对过剑的宿影阁弟子如叶枯荣等人,在这半年时间,修为早就有所精益,此番前来,早就想要报此前一剑之仇,而如今见到那位名叫虞兮枝的二师姐竟然战力排名还在这易醉之上,战意于是更浓。

    眼见芸芸弟子神色各异,有的心生向往,有的战意浓烈,有的昂首慨然,更有已经将手按在剑上,但求一战的,五派三道的诸位宗主掌门脸上自然露出了些微笑。

    华慎道长再一甩拂尘,于是便有七八道宽阔的桥从那方世界绵延出来,再连接到比剑谷边诸位弟子的脚下。

    “路要慢慢走,桥要好好过。”谈楼主含笑道,再一摊手:“那么,诸位,武运昌隆,请。”

    几位宗主自上而下含笑注视,眉眼间各自有看着后辈的慈爱,但各个宗门的弟子们虽然恨不得立刻就上那比剑台拔剑斩天下,此刻却不由得面面相觑片刻,总觉得这几位宗主掌门的话都是话有话,让人忍不住掰碎揉开深思一番再一番。

    比如那什么路要慢慢走,什么桥要好好过!是不是谈楼主在暗示什么啊!走快了会有陷阱吗?挑错了桥会有惩罚吗?

    如此细思恐极,一时之间竟然无人迈步。

    易醉左看右看都无人向前,忍不住道:“都没人走吗?那我易醉先行一步啦?听起来一百块擂台挺多,但是每个宗门都来了七八十个人,这加起来七百人的,抢擂台可不容易。你们都不去,那就让我先去挑一块顺眼的啊。”

    他边说,边毫不在意地抬脚上了最近的廊桥。

    易醉想得简单通透。

    红衣老道看就看呗,他就是被这个糟老头子看大的。

    谈楼主说了路慢慢走,那他就慢悠悠过桥,让他看清楚点嘛。

    怀筠真君本就是他师尊,估计看他都可以看得不想看了。

    至于其他几门几派的宗主,小时候兴许也都见过一两面,不过他们怎么想……关他易醉什么事呢?

    便是这桥有问题,这路不好走,他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便是。

    于是他第一个上了桥,施施然向着对岸走去。

    云卓看了程洛岑一眼,先他一步上了那桥,跟在易醉身后。

    如此落脚并无异样,她才回头冲着程洛岑点了点头,与他并肩继续向前。

    虞兮枝要和谢君知聊的事情已经说完,想了想,看了一眼虞寺,却见后者也正在看她。

    “阿妹,上了桥,便可能是敌人了。”虞寺微微一笑。

    “一百块擂台呢,你非要和我争?”虞兮枝无奈道:“阿兄,谈恋爱总不能把脑子谈傻。”

    她好笑地看了虞寺一眼,见后者微愣,不由得再笑一声,先上了桥,再冲虞寺招招手:“愣着干嘛,走啊。”

    她语调轻快,声音更是清亮,如此喊了一声虞寺,却同时也让昆吾山宗众弟子猛地从深思回过神来。

    二师姐和诸位师兄弟们都上去了,大家还等什么?

    只有一百块擂台,听起来多,其实光是昆吾弟子分一分,也就差不多了呢!

    昆吾弟子如此一拥而上地迈步,又闻白雨斋和西雅楼有人高声吆喝道:“二师姐都为我们探路了,还等什么?走啊!”

    轩辕恒从另一座桥上冲虞兮枝挥了挥手,宣平宣凡这对双胞胎兄弟似是五官又长开了些,显得比此前更加英俊,两人身高腿长,本就极引人注目,此刻又混迹在昆吾山宗的青色道服之,便像是有些格格不入的两个异类。

    偏偏这二人还不觉得有什么,兀自努力想要挤开昆吾弟子:“让一让,让一让,我要挑二师姐旁边的擂台!谁都不要拦我!”

    另外还有几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西雅楼弟子也不甘示弱,想要追上两人,显然也想去争一争虞兮枝旁边的擂台。

    昆吾弟子愣了片刻,开始还在疑惑为何这几人如此激动,二师姐旁边的擂台有什么稀奇,片刻后,终于有人想起来了什么。

    这有些面熟的西雅楼道友,不就是那个什么叫李胜意的、在紫渊峰试剑台上被尚且炼气境的二师姐一剑清风流云碎了剑,原地连破两境的吗!还有那个为了求与二师姐对一剑、甘愿当场骂虞寺大师兄一句的那个什么项温吗!

    他们在昆吾宗门内的选剑大会上难道见的还不够多吗?怎会一时之间竟然忘了,二师姐的剑,那哪里是普通的剑,那可是有悟道剑之名的啊!

    大家纷纷想起,有人想要说什么,却被旁边的人一把捂住了嘴,再小声道:“闭嘴,竞争对手已经够多了,难道你还想让更多其他人来和我们争吗?”

    于是昆吾山宗面前这一桥上,易醉在最前面优哉游哉地走,云卓与程洛岑紧随其后,虞兮枝笑吟吟打趣看着虞寺,而虞寺露出点无可奈何的笑意,眼神却向着另一桥上的红影飘去,细看却并没有什么担心之色,显然对风晚行的实力有信心。

    而两人身后,昆吾弟子熙熙攘攘,间或有几袭西雅楼弟子的道服混迹其,人潮涌动,大家各自憋红了脸,努力向前挤去,却又隐而不发,好似生怕自己说漏嘴了什么。

    一团人这样你挤我,我搡你,又集体陷入了某种堪称诡异的静默之。

    桥很长,却也好似并没有想象那么长,仿佛才走了几步,再抬眼,面前已是整整齐齐百块擂台。
 ** 作者:言言夫卡所写的《高危职业二师姐》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高危职业二师姐》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高危职业二师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