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全星际迷弟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2合1)
    星网最终盘点——

    年度最佳话题:帝国蔷薇复活

    年度最热话题:第一王女归来

    年度最受欢迎话题:安德莉亚殿下改名

    在不知情的时候,蔚梨一个人包揽了全部奖项。

    在星舰回程的一个月时间里,整个南河星系都处在热锅乱炖的模式。

    不知道哪个军部的人透露出消息:其实在几个月之前,军方就已经查探到王女重生的消息,当时她是在一颗垃圾星上现身,但是追查了很久却都没有找到。

    网友们开麦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随后,蔚梨现在的情况也被官方公布,大多数是媒体人从斯塔利军事学院挖出来的消息,其他还有学生们透露的内情。

    当蔚梨在学校时期的学习成绩、异能训练情况、野外对战情况被公之于众,人们惊讶发现,就算没有王女滤镜,没有五系全a的天生异能,优秀的人到哪里都是优秀的。

    [难以想象……出现在垃圾星、一穷二白、身无分,还检出e级序列,如果是我已经崩溃了]

    [我也要努力学习考上斯塔利才行]

    [你们竟然让殿下拿e级补助,一个月才100块,校方疯了你们]

    [比起学校,那个敢校园霸凌殿下的人才是疯了吧]

    作为“声名赫赫”、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光辉事迹足以书写传奇的尼达姆,其在开学时候做的好事,自然也被知情人士全盘托出,在星网上挂了将近天夜的热搜。

    [是哪个孙子欺负到殿下头上?]

    [啊,我认识这个家伙,校园霸凌专业户]

    不过在经历网友的口诛伐后,关于尼达姆的消息很快就销声匿迹了,有传言说主角已经被几股强大势力人道主义处理了。

    相信经此一役,未来在校园类似的事件几率一定会急剧下降,谁也不知道你正在欺负的那个人,将来会不会是万人称颂的殿下。

    一个月以后,支舰队回到α蓝的这天,天公作美。

    晴空万里下,十几艘巨型的星舰缓慢漂浮在高空,向着1号空港降落。

    巨蛇号是例外。大约是米路的授意,大蛇舰队在归来的时候特意低空飞行,环绕了皇城整整一圈,所到之处,底下的民众都欢呼雀跃,有些还开着飞车跟着星舰跑。

    越到低空,蔚梨站在窗边越惊讶地合不拢嘴。

    入眼所见的摩天大楼广告牌、街边标识、热气球、飞行器宣传栏,全都用一样的字体写上了【欢迎殿下回家】这几个字。

    白色的底、金边的字,再加上一朵朵粉色蔷薇作为装饰,寓意——不朽的帝国蔷薇。

    当整个城市都为一人而存在,场面之壮观,甚至比史上皇帝登基的日子还要难以忘怀。

    还没落地,但已经距离地面很近了。

    蔚梨看到空港附近站着许多人,他们穿着红色的衣服,用人体排成队列,组成【欢迎殿下】四个大字,又过了一会,人们跑动起来,队列迅速变换,再次组成【我们爱您】几个字。

    蔚梨:啊这……

    米路凑过来,笑吟吟看着她:“姐姐,你喜欢吗?”

    正常人生平应该是没感受过这种欢迎阵仗的,蔚梨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星系万人迷:“应该……花了很大功夫排练吧?”

    米路随口回答:“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怎么表达诚意呢。”

    “来,我们下去吧。”他绅士地朝她伸出左边胳膊,蔚梨不明所以。

    “挽着我,王女和皇帝一起出现,这才符合礼数。”米路耐心解释。

    闻言,蔚梨只好试探着挽上米路的胳膊,后者的右马上伸过来,将她指握在掌。

    米路掌心炽热,但是蔚梨很快就无暇感觉了。

    因为舱门缓缓开启,外头的冷风吹进来,同时响起的还有震耳欲聋的欢呼。

    在这排山倒海一样的人声里,蔚梨有些庆幸自己站在米路身边,因为她几乎是被他带着往前走的,稍不留神,就要被这恐怖的声浪给冲跑了。

    几万?十几万?空港的地面上站满了人,大约是整个王城的居民都跑来了吧,在远处还停着无数飞车。大家都想要第一时间看到王女归来的一幕。甚至在星网直播镜头前,其他的宜居行星上,也有数以亿万计的人民,正在看着她。

    蔚梨被风吹得眯了眼,正好这时脚下的一节阶梯有些松动,她整个人颤了颤。身旁一个人忽然伸。

    “小心。”

    蔚梨一愣,点头:“没事。”

    扶住她的人是加西亚,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牢牢抓住她的左。

    事实上,米路好好地带着她,舷梯也没断,完全没有一点摔跤的可能。

    但加西亚不松了。蔚梨用力挣了挣……没挣脱开。

    “指挥官?”场面有些尴尬。

    米路凉飕飕地瞥了眼加西亚,压低声音:“格雷将军,你逾矩了。”

    加西亚面无表情:“殿下和陛下身份尊贵,属下理应在旁保护周全,舷梯离地高,风大容易产生危险。”

    蔚梨:……

    他们两个谁也不放,默默拉锯战,所以事情就演变成,蔚梨左边上牵着加西亚,右边挽着米路的胳膊,被夹在间左右为男。

    喂喂,你们两个,不要因为不想被媒体拍照,就拿我当挡箭牌啊!

    事实证明,只要蔚梨走在前面,各种长着翅膀的摄像、方块脑袋的照相,就统统只对着她脸怼拍,两旁的男人被媒体同时忽略了。

    一节舷梯走了有一年那么漫长,等到下到地面,蔚梨好歹是挣开了两人的。

    她踩在松软的草坪上,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她看向不远处朝她招的围观平民。

    一位母亲将孩子抱在怀里,年幼的孩子吐着泡泡咿咿呀呀直笑,那位母亲虽然笑着,却目光含泪。

    除此之外,头发花白的老人、年操劳的男人,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人们汇聚在一起,等待着属于他们的王女殿下再临。

    最后一朵帝国蔷薇凋零了,王室之光再次衰微。就算现任的皇帝和王女姐弟相称,那也不过是死水湖泊的最后一次回溯。

    可面前这一幕对于他们来说太熟悉了

    就算她已经死了十年,教科书和件资料里却到处都能找到记载和影像。

    **、昏庸无能的王室历经多年,只有这一颗璀璨的星星升起,如花的是她的面容,像琉璃一般的琥珀色眼睛,谁都能立

    刻认出来,无法忘记。

    幸好,你回来的时候,牢记你的人还在这里。

    我们还在这里,南河依然强大。

    星舰登陆的过程没有持续多少时间,米路直接派车将蔚梨接回了王宫,没有理会追在身后的各种拍摄器人。

    不过好像就这么见一面,南河的千千万万老百姓就都满意了。

    亲眼见到了,是真的,放心了。

    α蓝·大王宫

    在豪华飞车降落到王宫范围内的时候,米路和加西亚两人和她分道扬镳,他们似乎是去准备记者会事宜,独留蔚梨在一帮管家和侍从的簇拥下走入这座华丽雄伟的王宫。

    古老的宫殿年代久远,但是看得出来养护得非常精心,许多陈旧的石头建筑在时间的冲刷下变得独具韵味。

    除了灰色的巨大宫殿城堡,大王宫还有一座水晶议事厅、一座皇家花园、大广场等。

    踩在青石板上,远远地能看到许多修建草木的园林工人、脚步匆匆的侍从、五颜六色打扮的各大臣、戴着红色肩穗的皇家护卫队。

    这些人身份地位各不相同,但共同点都是看到她以后化身迷妹迷弟,眼神激动且热烈。

    蔚梨一路笑得脸都快抽筋了。

    走至城堡门前,她下意识停下了脚步。好像有哪里不对,抬比划一下,这里应该原本是个花坛……

    一旁的管家贴心解释:“殿下,这是去年重新修建的音乐喷泉,到了夏天的时候会表演,在王宫外都能看到呢。”

    “哦,是这样。”

    自从走入这里,她的记忆就跟开闸泄洪了似的,到处都能冒出零碎的记忆片段,有时候会是一段对话,有时候会是某个人影,这些碎片让这座巍然古老的城堡渐渐鲜活。

    沿着装饰华丽的回廊走入后宫,管家将她引入某扇大门前,门边早已侍候了十多名侍从,看见她了纷纷行礼。

    “殿下,这间是您以前的住所,这十年来陛下一直让我们打扫,就等有一天您回来可以入住。”女仆珍妮说道。

    女仆萝丝也连忙凑上来:“殿下,这里已经是现在整座王宫最富丽堂皇的宫殿了,每一年陛下都会进行修缮,一楼是会客室,二楼是起居室,往上还有珍藏间、书房和厨房,门口的花圃一年12个月不重样开花。”

    蔚梨看着卧室里优美奢华的装扮:带刺绣的床帐、纯实木的家具、铜底镶嵌宝石的台灯、桌面上的羽毛。

    和斯塔利学院里的宿舍比起来,犹如一下子从标配上升到总统级配置。

    但是曾几何时,她还住在垃圾星上破塑料棚子搭就的狗窝里。

    内务总管麦伦绅士地弯腰行礼:“那么,不打扰殿下休息了,晚餐时间我再来叫您。”

    随后是女孩子们的时间。两名贴身女仆十分兴高采烈地帮她铺床叠被,其余的侍从也上上下下开始打扫原本就一尘不染的城堡。

    蔚梨洗了个热水澡,换下身上的军服,发现侍女给她准备的是一套女式骑马装。

    上半身带花边的白色衬衣,外搭天鹅绒的赤红色短款小外套,露出紧致的腰身,下身是合体的紧身马裤,配上长及膝盖的皮靴,英姿飒爽。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配饰,胸针、腰带、礼帽、环、戒指。

    蔚梨对着穿衣镜看了看,这应该就是王女从前的穿衣风格了,她还挺习惯的。

    除此之外,衣柜里从华丽蓬蓬裙到丝绸睡衣,从日常服侍到皇家礼服应有尽有,首饰盒里各色不知道价格的珍贵珠宝首饰,从细节上就能看出米路准备这些东西花了很多心思。

    蔚梨身后,两名侍女双握拳、热泪盈眶。

    “殿下,您这样真的太漂亮了。”

    “如果头发是金色的那就更……”萝丝说到一半,一把捂住嘴。

    蔚梨随口问:“黑头发不好看么?”

    珍妮笑:“怎么会呢,殿下怎么样都好看,就是我们比较习惯金发的王女殿下,您现在换了一个造型,萝丝反应不过来呢。”

    “是的是的。”

    蔚梨没有过多在意,换好衣服,她坐在真皮沙发上,透过二楼的窗户可以看到花园里的风景,不远处有一栋较为古旧的城堡,墙壁是红砖颜色的。

    “那里是?”

    “那是陛下和未来王后的住所。”珍妮道。

    “未来?”

    珍妮笑着替她添茶:“陛下登基多年,一直没有迎娶王后呢。”

    蔚梨摇摇头:“米路看起来年纪还小,结婚不用着急吧。”也许是他一直叫姐姐的缘故,虽然两个人要说生理年龄,蔚梨减掉那消失的十年,其实二人差不多大。

    “陛下今年二十二岁,并不是史上最年轻的皇帝。”珍妮想了想,“我记得上上任皇帝杰洛二世,八岁就上任了,还是被内务总管抱上玉座的。”

    “哎呀,那可真厉害。”

    萝丝道:“不过陛下虽然年轻,对待政务可十分勤奋,上任十年,一直沿用王女殿下从前的政策,将星系打理的井井有条,综合国力也越来越强了。”

    蔚梨好笑地看着她:“看来米路陛下在你们心里威望很高,你们很喜欢他?”

    萝丝脸上的笑一下僵住:“怎么会……我们可不敢。”

    小女仆眼神躲闪,蔚梨露出一点疑惑的神情,萝丝尴尬地笑笑:“陛下很凶,平时从来不和属下亲近,就算有不处理政务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待在花园或寝殿里。”

    凶吗?米路?

    萝丝看了眼窗外,又小声道:“现在已经好的多了,从前王女殿下刚离开那几年,陛下几乎不在寝殿里睡觉,好好的城堡不住,偏偏要一个人守在花园里,那多冷呀。”

    话音落下,珍妮扯了扯萝丝的裙角,使了个眼色:“咳,殿下,我们下去端点心了,有事您吩咐。”

    两人匆匆离去,留下蔚梨独自待在卧室里。

    她指腹划过茶杯的杯沿,总觉得刚才女仆们的态度有点奇怪。

    是尊敬吗?畏惧吗?好像都不全是。

    此后过了两天,蔚梨暂且习惯了王宫的生活,也看到了皇室公开发表的王女回归申明,和事实相差不大,向公众坦白了她消失十年又失忆的情况。

    不过奇怪的是她回来都好几天了,竟然一次也没有见到过米路。

    大王宫占地面积广阔,白天如果不是全体议会的时候几乎看不到什么人,蔚梨穿行在结构复杂的宫殿里,希望可以找回一些记忆。

    她走过一个拐角,看见几个正在晾晒被单的女仆,她们在阳光下惬意地闲聊。

    “你们都见过王女

    殿下了吗?”

    “当然,殿下可真好看,都十年过去了,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饮食习惯也和从前一样,我看那些说殿下是假货的人打不打脸。”

    闻此,蔚梨伸出去的脚收了回来,悄悄站在了廊柱后头。

    一个年轻些的女仆捧着脸:“特别是殿下那头黑发……真是像黑珍珠一样漂亮。”

    另一个年纪大些的嘲笑她:“艾玛你真是双标,之前是谁说除了金色,其他颜色都很丑的。”

    “那是以前嘛,王室成员的标志性特征就是淡金色头发啊,因为殿下是这个发色,所以大家才这么推崇金发。”叫艾玛的年轻女仆说道,“我早有有自知之明,已经买了黑色的染发剂了!”

    “啊,我也想要!”

    “我想和殿下有一样的发色。”

    庭院里,洁白的床单在阳光下白得发光,崇拜王女的女仆们小声嬉笑。

    一个坐在角落里最为年长的女仆忽然说:“不过,不管是从前的金发,还是现在的黑发,陛下的发色和殿下相差都很大……”

    此话一出,众女仆偷偷摸摸蹲下来,也没了玩闹的心思,压低声音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蔚梨竖起耳朵屏息倾听,才听到断断续续几句话。

    “毕竟米路陛下不是正统皇室出身,因为继承人们都……”

    “他只是是杰弗里伯爵的私生子……听说是个烧火女仆……”

    接下来,通过洗衣女仆们口漏出来的些许八卦,蔚梨拼八凑,终于看到了属于米路的过去。

    下一瞬,她眼前华丽古朴的回廊变了个颜色,染上了冬日的积雪。

    庭院里悬挂着的雪白床单全部消失,只余根根细线上面停留着几只麻雀。寒冷凄清,这是某一年大王宫的冬日。

    在这个时间,南河星系的皇帝陛下还是卡特世,安德莉亚还是第一王女。而米路,只是一个从郊区前来投奔皇室的伯爵之子。

    几个高级侍从聚在一起,小声讨论:“杰弗里伯爵是陛下的表兄,现在脑溢血病故,伯爵夫人因为酗酒……两位子嗣一个嗜赌成性已经辍学了,另一个沉迷玩乐不知道跑去了哪个星系。现在伯爵家就只剩下一个……”

    几人望向不远处乖乖坐在廊柱边的小男孩,他看似是在观察麻雀,看其实上却不知道在想什么。和皇室相差迥异的短发卷曲着,这副面貌唇红齿白宛如天使。

    但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脸上却没多少恐惧

    “剩下的这个……还是个私生子。”侍从们叹气。

    内务总管道:“是因为伯爵家没有办法养育才把小少爷送到王宫来。而且殿下开口了,就暂且当做小王子抚养吧。”

    “也好,还可以陪伴殿下,他们看起来很投缘。”上了岁数的老资历侍从们纷纷点头。

    总管看向米路:“总觉得这孩子,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

    画面一转,积雪融化、春天来临了。

    王宫里的小孩很多,卡特世的子嗣、私生子女、其他皇亲的子嗣、私生子女,加在一起可以凑成一个儿童乐园。

    其按照继承顺位排下来,除了安德莉亚之外,就是两个十几岁的王子,他们俩同样是大王宫里身份地位最高的年轻人。

    现在,这帮尊贵的纨绔正聚在一起,对着一个人指指点点。

    被他们光明正大议论的人,正埋首在一块花圃寻找什么。

    米路穿着一件和其他小男孩一般无二的礼服蹲在地上,毫不在意自己的袖口沾染了泥土。他拨开尚未融化的残雪,这个时节,细心的话能在干瘪的草丛里找到一种刚开放的小花,米粒大小,和雪一样洁白无瑕。

    米路找了好久,久到双都被冻得通红,才只收集到一小束。

    他用帕将小花细细包好,虽说这点春色,在一年四季都有鲜花供奉的王宫里来说并不稀奇。

    “砰——”一颗揉成团的雪块被丢过来,在后背砸成碎屑。

    米路面无表情回过头,见不远处一帮皇亲正指着他笑闹。

    “喂野种!谁准你到这里玩的!”

    “混血野种滚出大王宫,我们不欢迎你。”

    “你的头发真难看,竟然是铁锈色,像被血染了一样。”

    米路没有搭理这些人的话语,首先是他们的身份他并惹不起,其次,这种话他早就已经听习惯了。

    结冰的雪块砸在身上很疼,但并不会给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就和这帮娇生惯养的小孩一样,只要不去理会他们,他们也不敢让他去死。

    米路背对着诸人,双怀抱着那束小花,他一动不动,犹如雕塑。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群小屁孩的恶作剧停止了。米路回过头,看到一道人影穿过回廊走来,她脚步迈得很大,一点也没有那些傲慢贵族们的骄矜。

    “我觉得不是铁锈色,而是金棕色,是太阳燃烧后剩下的颜色,象征着力量。”安德莉亚笑着开口。

    看到她,那些小孩多少还是拘谨了些,年纪最大的两位王子站出来:“皇姐,你干什么帮他说话……”

    安德莉亚并不理会他们,她回头:“米路,上次你帮我画的水设计图,几位老师都说很不错,难得你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话音落下,王子们张了张嘴没话说了,这个庭院短暂地陷入安静。

    米路腾一下子站了起来,听见她亲口表扬,他的眼睛亮得发光:“我、我能够帮到姐姐,我很开心……”

    安德莉亚点点头,她朝一旁看热闹的小孩们挥挥:“看到没,都赶紧学习去,期末序列检测b以下的统统禁止出去玩。”

    刚才那两个王子努努嘴,还是不情不愿地跑了。

    米路双紧紧攥着那束野花,他看着面前耀眼得和太阳一般的少女。

    “姐姐谢谢你……”

    “没关系,以后他们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他点点头,鼓足勇气:“这束花……”

    安德莉亚接过来:“是给我的吗?很好看,你找了很久吧。”

    米路腼腆笑着摇摇头,积雪融化,第一拨绽放的不光是花朵,还有心底的人。,请牢记:,
 ** 作者:Lucia露神所写的《全星际迷弟》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全星际迷弟》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全星际迷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