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112、儿女
    五爷是个很博爱的人,不管是对太后、宜妃还是兄弟姐妹都十分有爱,为人重情义, 乐善好施, 平常和殷陶关系也不错。

    宜妃在和太后说着话,明里暗里希望太后可以在皇上面前给五爷提一提成亲的事情。

    两位长辈在侧殿聊天, 五爷就在隔间跟殷陶聊上了。

    殷陶倒是没看出来,五哥是个如此健谈的性子, 平日时候两人交集不多,可能是五爷在康熙面前经常性的沉默太过深入人心,搞得殷陶还以为五爷是个闷葫芦。

    “之前在塞上时候, 老大仗着在军待过一段时日,总想在皇阿玛面求表现, 不顾旁人死活,跟他一起伴驾, 当真是累得慌。”

    不管是赶路还是巡猎,老大都喜欢急匆匆地敢在前面, 只可惜了他们这些兄弟,即便跟不上去也要强行提着一口气撵着,总不好被落得太远人都看不见。

    五爷对大哥不满已久, 说起话来也十分不客气。

    “他闲来无事跟三哥老八别别苗头也就是了,可偏生还心比天高地要跟太子过不去, 在皇阿玛面前争表现。那日在场上时候,皇阿玛在一旁看着,老大提出来要跟太子比试。”

    五爷说到这里,见殷陶没有一点表示,不由停下话头看了他一眼。

    说相声的还要捧哏呢, 何况是五皇子讲八卦讲到兴头上,殷陶识趣道:“然后呢?”

    五爷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道:“太子弓马都是最好的师傅教出来的,虽然平常极少与人过招,可一旦过招起来轻易是不吃亏的。老大还是轻敌了,上来就用对付弱鸡的法子对付太子,结果被太子一个借力打力。”

    五爷比了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动作:“就这么‘扑哧’一下,大哥就摔了个大马趴!”

    说到这里,五爷乐得不行,自顾自在一旁笑得嘎嘎嘎。

    五爷的笑点实在有些低啊,这点儿小事就能乐这么久也挺难得的。

    殷陶作为幼弟,自然不好顺着五爷的话编排大哥和太子,只得顺着五爷的话表态: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五爷估计挺闲的,又遇上殷陶这么一个不反驳不质疑的非杠精聆听者,况且这个聆听者还同他极为对头,说话虽然不多但是恰到好处,不急不躁又配合,是他最喜欢的聊天类型,故而越说越多。

    五爷觉得自己和殷陶很是投缘,说完塞上之事又讲了不少他所知道的三爷和四爷后院的私事,直到临走时候还对着殷陶恋恋不舍。

    过了年后,康熙便带着人马去了塞外,这年头小孩子容易夭折,没有种过痘的孩子不敢轻易带出门去,康熙这次出门带上了大皇子、太子以及从三、四、五、七、八几位阿哥,并没有他们这些小皇子的事情。

    康熙离京后,仍有消息不断传回到京里。

    听说这次塞上巡猎,八阿哥弓马娴熟,身姿矫健,在康熙和蒙古部族面前大出风头,并不逊色于大阿哥和三阿哥。

    这并不是八阿哥第一次出风头,殷陶听闻,八阿哥岁刚进上书房时候就出过风头,一举盖过众人,得了康熙青眼,直到现在还有人拿出来说道。

    三哥也就罢了,人一个,打猎起来难免束手束脚,但八阿哥既然能跟军队里摸爬滚打这些年的大皇子平分秋色,想来是就一定是很不错的。

    在殷陶的印象里,23书网士,没想到骑射也如此突出,看来龙夺嫡真的各有本事,终归是太多优秀的皇子凑在一起,又都有夺嫡为帝的念头,争个你死我活也是情理之的事。

    殷陶暗自下定决心,功课什么的可以暂且放上一放,弓马骑射一定要捡起来好好学一下,锻炼好身体总是好的,毕竟主席说过,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塞上巡猎回宫过后,康熙下旨,命皇八子胤禩与和硕额驸明尚之女郭络罗氏订婚。

    郭络罗氏也是个命途多舛的小姑娘,她的父亲因诈赌被判斩监候,母亲在父亲去世后郁郁而终,郭络罗氏是在外祖安亲王膝下长大的。

    清初之时,朝廷法令对于王公贵族相对更严一些,明尚死得的确有些冤枉,而他的妻子七格格去世得更是有些无辜,康熙给八阿哥定了这门亲事,多少也是出于对于安亲王一系的安抚。

    郭络罗氏出身尊贵,身后又有安亲王和郭络罗氏的支持,娶了她对八爷的确是一份大大的助力,但这样长大的小姑娘,杀父之人又是康熙,郭络罗氏难免性格会和寻常人家的姑娘不同一些。

    殷陶并不觉得这是门好亲事。

    朝廷和准格尔的冲突依然延续。

    多伦诺尔会盟后,准噶尔投降又犯,康熙在这上面牵扯了很大的精力。与此同时,河患的问题也一直没有解决,陕西一带收成不好,流民难于安置,康熙又任命了两届新的河道总督予以治理。

    朝有着诸多的不太平,先生们在上课时候不免也带了出来,这段时间的授课内容里,明显多了很多军事、农桑、河道治理类课程。

    读了这几年的书后,殷陶也开始摸清了这读书的门道,对同期进来的几位同学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十一学习起来十分拼命,奈何身子骨就是不大争气,熬药吃药那是家常便饭,但凡靠近他的院子就能闻到药汁的味道。这种疾病缠身仍不忘奋发学习的行为,简直就像那种吊着半条命也要捧着书看的学痴,这个殷陶是真的学不来。

    十三也十分勤奋刻苦,是妄图读书改变命运的那种努力。额娘只是小小的贵人,膝下又有两个需要哥哥保护的妹妹,十三奋发上进也是情理之。

    十四很聪明,但是十分贪玩,也比较浮躁,成日跟八爷爷混在一块儿,学习上心思不多。

    殷陶的额娘就他一个孩子,且万琉哈氏这么多年在宫熬下来,早先年又不得宠,早就养成了心宽的性子,并不希望殷陶替她去争什么。

    这点想法和殷陶不谋而合,他就那么不上不下地保持着游的成绩。维持在比十一落后一点点,和十三差不多,比十四好的位置上。

    否则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比人家十一和十三好出一大截,实在有些太招眼了,所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冒险出头未必是好事,尤其是在康熙眼皮子底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康熙最近似乎有些注意到了他,他去额娘那里时候,听她说道康熙一直都夸他灵透,并多番表达了自己对这个儿子的喜欢之情,这叫殷陶觉得有些诧异的同时又有隐隐的不安。

    熟读龙夺嫡历史的人都知道,离康熙太近了绝对没什么好事,太子是康熙最宠爱的孩子,但依然经历了两立两废,直郡王是康熙给予厚望的巴图鲁,结局却是圈禁至死,十三是康熙所喜欢的皇子,同样被养蜂夹道幽禁多年,八爷是康熙年时候最上心的阿哥,依然难逃被指着鼻子骂“系辛者库贱妇所生,自幼心高阴险”的命运。

    所以说,频频在康熙前头露脸绝不是什么好事。

    日常苟一苟,活到十。

    低调人设不能崩啊!

    可太后一向是那最不沾事的,这也是她能在宫安然度过这么多年,自然也有自己的宫廷生存法则。

    顺治帝还在位的时候时候,她那姑姑废后博尔济吉特氏当年就是因着管事情太多而被废了,那时宫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孝献皇后董鄂氏当道,顺治眼里除了董鄂氏再没别人,对她这个被逼着立为皇后的蒙古籍女子没什么好脸色,如果她不是这么一个万事不沾的性格,绝对不会有如今过得这么舒坦的一天。

    若是她突然插手来管宫这些事情,第一个得罪的不是如今后宫当权的佟佳氏,而是康熙皇帝。

    康熙同她关系和睦,也愿意给她地位和尊荣尊荣,但这一切也只是名誉上的,归根结底,康熙并不希望这位嫡母插手过多他的事情。这个道理太后自然是晓得的,况且作为他的便宜“母后”,她所做的只能是迎合这份“母慈子孝”,根本不好跟他摆太后的谱儿。

    如今康熙能做到这个份儿上已是实属不易,太后对于现在的处境和状态也是十分的满意,并不急于改变,也根本不想去打破现在的平衡。

    在太后这里磨了半天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宜妃最终失望地离开了宁寿宫。

    临到离开时候,正碰上苏麻喇姑带着小豆丁十二阿哥往太后这边来,十二阿哥比她上次在太后生辰宴上见到时候又长高了不少,走上来同她问好,举止得体彬彬有礼。

    十二阿哥和十一阿哥年纪相当,宜妃和身边人难免会对十二阿哥关注更是多些,宜妃近来一直听闻十二被养得很不错,皇上每次去宁寿宫时都会连带着见一见十二,反观她的十一,身子骨是打娘胎里出来的弱,读书识字也并不见得比旁的皇子更好一些。

    到底是从前养过康熙的人,不得不说,苏姑姑带皇子终归还是有两把刷子。

    那日皇上抱着十二出现在太后寿宴上,那些人嫉妒得眼神都要滴出血来,直叹万常在好命,不,现在应该叫万贵人了。

    想到这里,宜妃不由更是郁闷了几分,草草跟苏麻喇姑打个招呼后便告辞出了门。

    宜妃离开后,她带来的那几样糕点蜜饯自然便宜了殷陶。

    宫里养孩子养得小心,从来不给皇子公主们用太多点心,太后则从小在草原上长大,没宫里那么多规矩也懒得刻意遵守,苏麻喇姑也是如此。

    是而殷陶就着牛乳用了两块金丝枣糕,正打算将手伸向那盘双色豆糕时,只听得一旁的苏姑姑发问了:“万岁就要南巡了,十二阿哥长大后想不想跟着万岁出门呢?”

    殷陶停住了伸向豆糕的手。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答案自然是不想的。

    龙夺嫡这段关键而敏感的时期,几乎任何一个跟康熙挨得太近的皇子都没啥好结果。

    不管是大阿哥直郡王、两立两废的太子爷,还是后来的八爷、十三爷、十四爷,除了四大爷之外,可以说是个顶个儿遭了殃,大部分还落得了被未来皇上记恨的下场,这时候伺候康熙出门的确不是什么好差事。

    但话不能这么说。

    殷陶略一思考后,组织语言道:“都说皇阿玛是世界上最明理之人,胤裪只愿一切都听皇阿玛一人的,他愿意带我去我便跟着,他叫我留在宫,我便留在这里,左右由皇阿玛决定便是。”

    苏麻喇姑原以为殷陶会对南巡一事颇为向往,心恨不能立时跟着皇父出宫看看,却不想得来这样一个回答。

    十二阿哥小小年纪便已经深谙这宫的生存法则,苏麻喇姑的眼睛闪了闪,突然间对这个小娃娃有些刮目相看。

    = =

    康熙这次南巡的收获不少,其的一项就是带回来一个江南美人王氏。 w ,请牢记:,
 ** 作者:珊瑚与夏天所写的《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