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你这是玩不起呀?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三章(这样像不像偷|情...)
    “哦,那就当我看错了。”叶雨青嘴角的笑容荡漾开。

    明明上一秒还很忐忑,觉得两个人身份差了好远。

    这一秒却心情豁然开朗。

    他也会脸红啊,可惜不能拿出拍下来当纪念。

    毕竟她要这样做,那个男人一定会很暴躁。

    “……”

    李澈冷哼了声,微微别过头“那你还要不要听了?”

    叶雨青抿了下唇,眼里闪过狡黠。

    “哦,你大老远的跑来,如果想说,我自然愿意听的,我没有那么不讲情面,也向来很好说话的,和某位不同。”

    李澈忍无可忍,抬揉了下她的头发。

    叶雨青捂住头,自己又没有说错什么。

    李澈咳嗽了声,声音很轻的说“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你先入为主把我当成另外一个人,我开始以为以后不会见了,所以就没多解释。后来我想说清楚,你一会儿说会所老板不是好人,一会儿说你不喜欢搞金融的……”

    话音一顿,他皱了皱眉“你以为我想当另外一个人吗?”

    叶雨青点头,眼低笑意更甚,顺着对方的话说“嗯嗯,都是我不好,你没有错。”

    “……”

    李澈“我这两天犹豫不决,是想更慎重一点,毕竟结婚是人生大事,我觉得你也需要考虑。不过如果你跟了我,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我能承诺以后骗任何人,都不会对你说谎话。至于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好,不够坦荡,犯浑。”

    他认真想过了,在做决定那一刻,谁都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后悔。

    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结婚,他肯定不愿意、也不放心。

    谁能保证未来都风雨无阻?

    不如自己以后努力对得起今天的承诺。

    李澈从来不把期望放在别人身上,也不信命。

    他要把所有的可能性,全都握在里。

    叶雨青垂下眼,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小声嘟囔道“哪有人像你这样,决定结婚这么草率,我……都没有答应你,谁要跟你了?”

    哦,他思考两天,就是想结婚啊,可是他们还没交往多久。

    李澈抬头看她。

    叶雨青“还有啊,难道你道歉了我就要谅解你了吗?好像结婚是你的杀锏似的。”

    因为这个家伙,自己纠结了好几天,食不下咽。

    才不要这么快原谅。

    而且她要矜持,哪里能这样随便提一句就迫不及待地嫁了。

    “你不想和我结婚?那行吧,你可以让我追你吗?”李澈又问。

    她追逐了这么久,也该换自己来了,不然男人面子往哪儿搁。

    叶雨青“这个倒是可以考虑的,不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亲我,也不能抱我。”

    只要想到上次她喝醉酒,是李澈给她穿的衣服,叶雨青就很窘迫。

    明明当时还没有和好,他有没有自觉?

    李澈笑了声“可以都可以,你要惩罚我就直说,现在我不都是随便你。”

    叶雨青“那你也不许再突然跑来培训班,不许来宿舍找我,毕竟我和别的女孩子住一起有些不方便。”

    “关键我是来当老师的,把男朋友叫来谈恋爱,影响不太好。”

    显得她没有事业心,还不能树立威望。

    李澈“还有什么?”

    “好了,没有了。”

    李澈拿出,想了下又说“谁让你把我微信拉黑的,下次不能这样,你快加回来。”

    叶雨青“你让加就加啊?你当初可也没那么爽快啊,目前还在考察期了,如果表现不好,那以后就流瓶联系吧。”

    她逗一逗这个男人,今天格外可爱。

    两个人从暮色一直坐到天黑。

    叶雨青问了许多,李澈也都很有耐心的回答,大多数他工作的事情。

    “你父母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

    李澈表情有些不自然“当然不会,他们都已经去世很久了。”

    叶雨青有些诧异,那他不是一个人?

    两个人相处的这段时间,她也看出来李澈对建立亲密关系很谨慎,戒心也很重。

    大约和父母家庭有关系。

    但是既然已经去世,对方不主动说,她也不好多问。

    考虑到她还没有吃晚饭,李澈话锋一转说“还有问题也以后在提吧,毕竟你有一辈子几十年,先去吃点东西吧。”

    叶雨青点了下头。

    李澈定了市心一家法国餐厅。

    价钱贵,环境也不错,但是味道却一般般。

    叶雨青“哎,这里不仅贵,还没有你做的好吃。”

    性价比一点都不高。

    “还好意思说我,你之前也不是这样吗?”

    这个女人开始请他吃饭,定的全是很贵的餐厅。不过她对自己……倒是舍得,想到这里,李澈又觉得很开心。

    叶雨青回忆了下,好像还真是,她不好再说什么,又问“所以,你那时候怎么会答应我呢。”

    他那么有钱,自己的金钱攻势完全错了,网上的攻略也用错了方向。

    完全不是男大学生。

    而且平心而论,他的工作应该能接触到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也不缺示好。

    李澈身体往后靠,背贴着椅子“大概……没有人像你这么傻了,也没有人像你这么聪明。”

    摆明着一副很好骗的样子,对自己很好却不求其他,只希望自己能多理理她。,

    这是挺傻的。

    因为这样自己放松了警惕,她像是不起眼的小溪流,偶尔才溅一两朵水花,却不讨厌,等着反应过来,才发现小溪已经不知不觉,填满了他的心脏脉络。

    这么想来,这个女人很聪明的。

    被她对平凡生活的热爱,打败这个世界的寂寞和无聊。

    叶雨青抿了下唇“你要夸我就直接点,其实不需要前面那句铺垫的。”

    你才傻!

    李澈“好的,我记住了。”

    吃完饭出来,李澈把她送到她宿舍附近。

    还隔着一条街,叶雨青就不让他送了。

    李澈叹气道“哪有你这样的?偷偷摸摸的……不觉得我们很像偷|情吗?”

    叶雨青摇头“不行的,当老师的第一天就带着一个男人,学生们会怎么想我?”

    李澈见不能说服对方,又问“你这几天不肯接我电话,有没有想我?”

    “没有,我忙得很,没有那么儿女情长。”

    “那倒是很好,心越来越狠。”

    叶雨青挥和对方告别,快步往宿舍走。

    她洗完澡出来,拿起准备加回李澈的微信,看到推送栏的消息怔住了。

    十分钟前,给她发来了一条推送消息。

    你和李澈连续空间互访一周,空间挚友标识已经达成

    叶雨青想要他赠送欢乐豆,玩斗地主,李澈这才找出来了许多年不用的号。

    这个软件以前推送“可能认识的人”就算了,和一个人能十几个共同好友,而不在彼此列表,原因难道不是很清晰了吗?

    现在这个花里胡俏的功能,更让人崩溃。

    她下午才放了狠话,说这完全没有想过李澈,现在就这么被出卖了。

    稍微有点尴尬。

    叶雨青删除了他的微信和电话,却忍不住点进去他空间看看。

    其实什么的没有,只有几年前的、四条动态。

    她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

    为了不被对方发现,还特意花了钱开通了黄钻,退出清除了访问痕迹。

    钱白充值了。

    叶雨青点开对话框,果然,李澈也收到了这条提醒。

    并且发消息给她。

    李澈看来是放不下我。

    李澈不说话?

    叶雨青还能说什么,一个下午的矜持算是白演了。

    她通过了对方的微信申请,放下去备课了。

    叶雨青去年,就来这边教过一周,当时做一些课件。

    基本上改动一下就可以明天用。

    等她弄完,已经差不多十点了。

    叶雨青她伸了个懒腰,开始震动了起来。

    李澈发来的语音邀请。

    她犹豫了两秒划开了屏幕,男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就知道你还没睡,下来吧,有东西给你。”

    “现在吗?”

    “你上次不是说想喝竹荪汤,我炖好了。”

    李澈让助理在附近找了一间公寓,带厨房的那种。

    他问杭州做餐饮的朋友要了点食材,东西送来后就开始煲汤。

    本来准备明天送过去。

    看到那条推送消息,临时改变了主意,明明才分开就想见面。

    被抛弃过的人会更加谨慎,但是从来没有像她,那么坚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

    叶雨青没换睡衣,套了外套跑下了楼。

    他都来了,不能不见。

    李澈提着保温盒,笑着问“这几天都没有再想我?”

    “没有,你好烦啊。”叶雨青接过对方递来的保温盒,又问“你住的地方有厨房?”

    “挺大的,两个人住也绰绰有余的。”他在风里,含笑的看着她,征求意见又问“那请问女士,现在我可以亲你吗?”

    “不行的,学生马上要下课了,看到影响多不好。”

    她现在可是为人师表!

    李澈“你如果单纯怕被看到,这很容易。”

    他把长外套脱了下来,举起来罩住她的头,亲了下来。

    叶雨青怀里抱着保温盒,鼻尖全是他衣服的味道,那种带着薄荷青草的沐浴露味道。

    也没有第只推开他。

    李澈个子很高,整个人能将女人覆盖住。

    外套阻隔了寒风,他们在密不透光的衣服里接吻。

    晚上十一点,班上勤奋的那一批学生终于下课回宿舍。

    这边地段有点偏,也不是主干道路,路人稀少。

    他们看到路灯下接吻的两个人。

    女孩子被靠着路灯杆,被男人外套围着,只能看到纤细的小腿。

    这个男人的背景……难道不是白天那个帅哥?
 ** 作者:西淅所写的《你这是玩不起呀?》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你这是玩不起呀?》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你这是玩不起呀?》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