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 332 章 阴山村
    另一头。

    登入《阴山村》的孔旭阳和羔羊稳稳落地,一??这游戏地图,??扫了一眼系统面板上的玩家身份介绍,脸上??意张狂的笑就遏制不住地露了出来:“好啊,这是天也助我,系统随抽的双人本居然是《阴山村》。”

    旁边的羔羊脸上也露出一点奇异的笑:“孔哥,这副本是我们玩过的。”

    孔旭阳眼睛里阴毒的光芒直闪:“??来老天都要我们把白柳给料理了。”

    “先去踩点,等下到了位置你听我的,我让你放技能再放。”孔旭阳回头看那个堰塘一眼,神色一怵,语调警惕地提醒,“小杨,还记得吗?这游戏夜间行走绝?能经过那个堰塘。”

    【沉默羊羔】本名杨志,在游戏里孔旭阳一般叫他小杨,和【小羊】一个口音,观众也听不出本名来。

    杨志听孔旭阳这么提醒他,??了一眼那个飘满深绿色浮萍的堰塘,没忍住搓了一下胳膊,后颈发凉地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孔哥,??次我们两因为走了堰塘边的路,就差点折在这个游戏里。”

    孔旭阳把目光从堰塘那边收回来:“如果?是已经走过一遍,我在这个游戏里也?敢开我的技能【寂静?声】,因为开了之后不光是白柳他们,我们的面板也会被冻结,技能道具退出游戏都干?了了,只能一莽到底。”

    “好在我们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杨志连连点头附和孔旭阳,心有余悸道:“这个《阴山村》算是我们在游戏池里遇到的难度最高的解密向副本了,如果没走过一遍,我还真?敢让孔哥你随便开技能,太容易死了。”

    “?过解密向副本就是这点好。”孔旭阳慢悠悠地迈步往阴山村走,“打打杀杀的成分?重,没有系统面板对于我们这两个已经知晓谜底的人来说,也?所谓。”

    read

    孔旭阳不怀好意地冷笑起来:“但对于我们的对,那就?一定了。”

    “孔哥。”杨志拉了拉孔旭阳的衣袖,小心翼翼地凑到孔旭阳耳边,“我也?知道是不是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你也知道我是记忆技能,记忆有时候会混淆,我总感觉我见过这个白柳。”

    孔旭阳翻了个白烟:“你?在说废?吗?你今天晚??还参与了袭击他的活动,?刚刚?见过这傻逼吗?”

    杨志支支吾吾地诶了一声:“孔哥,我?是这意思,我好像在这之前就见过白柳。”

    孔旭阳皱眉:“你什么意思?”

    “其实?光是白柳,就今天晚??袭击的另一个女人,我也感觉我见过。”杨志从兜里掏出一个泛白的红蝴蝶结发绳,递到了杨志面前,“这个发绳在我家的洗间放了两年了,?知道是谁留下的,但今晚我在那个女人的头上也见到了。”

    杨志一顿:“老大,我总感觉我们之前就袭击过白柳和这个女人。”

    “怎么可能?”孔旭阳不假思索地否认了,“【狗仔队】拍下的照片都留着,根本没有这两人的照片。”

    “但是……”杨志犹豫地开口,“我总觉??哪里有问题,今晚有个飞车族说自己两年前袭击一个女人,碾到肠??都出来了,我印象里也有这个女人,但我?记得她的脸了。”

    杨志抬起头来看向孔旭阳:“我是记忆技能,很难忘记谁的脸的,孔哥,我怀疑是不是有人篡改过我们所有人的记忆?”

    孔旭阳不耐烦地挥挥打断他:“?可能,篡改所有人的记忆?你开玩笑呢,要是谁有这种技能,已经?是玩家,是神了。”

    “别说东说西了,先进村。”

    孔旭说完,拉着杨志走上了撒满纸钱的泥路,往炊烟缭绕的山村里去了。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一阵似哭似笑的诡异嬉笑声不知从何处传来。

    孔旭阳和杨志在泥路上留下的两串脚印后跟缓慢地印出了一个倒角的小脚印,似乎有什么东西跟在他们后面,循着他们的脚印一个一个地踩下去。

    泥路旁落雨后飘满浮萍的堰塘忽然摇动了两下,几个水泡咕隆冒出,??是一阵扭曲的笑声从水底传来。

    大红的囍袍和白色的寿衣在水底若隐若现地荡动。

    另一方。

    白柳拖着掉在自己胳膊??的牧四诚,沿着泥泞的山路走到了阴山村的门口。

    泥路??撒满了白色的往生钱,越到村口就越密集,最后黄色的土路都被大量的纸钱给铺白了。

    白柳抬头望向村??里,村??里笼罩在一片迷离缭绕的白雾,天色又极为昏暗,这样打眼一??根本看?清远处的事物,能看清的只有近处八户房子。

    这八户房子的房门都是大开的,房门里黑黝黝,感觉时不时有人影晃动,有脚步声,但白柳细细??去,??什么都没有。

    房门正对,或者旁边都规规整整地摆了一堆瓜果蔬菜,放了一只水碗,水碗旁边有一堆还没烧干净的黄纸纸钱,水碗里倒着两支还没点完的红色蜡烛。

    红蜡烛融化的蜡烛泪滴在水碗里,在水碗的表面凝结成一层暗红色蜡层,??面还飘着一些黑色的纸钱灰。

    房门正对的小院子的树??挂了很多鞭炮,也是因为这个,地面上到处都是鞭炮炸完之后的红色炮筒,现在落了一场雨之后,已经被泡??肥软了,烂烂地融在地里,空气飘荡着一种浓郁油腻的香油味道。

    一??就是大量祭祀之后的场景。

    白柳打量完之后,提步走进了阴山村。

    牧四诚在进到阴山村之后就死死地贴在白柳旁边,寸步?离。

    白柳走过一户人家,那户人家的打开的门突然被猛地关上,紧接着大开的窗户也一扇一扇地飞速关上。

    白柳进入村??就像是给了这个村??一个信号一般,随着他往里走,他每路过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就会飞快地关起敞开的房门和窗户。

    “砰砰砰”地关门关窗的剧烈声音不停响起,也能听到有人咚咚咚在房间里跑动着去关门关窗的声响。

    很快,这些关门关窗之后的漆黑房间灯光亮起,昏黄晦暗的灯光从窗户里透了出来,?里面的人的影子映在了窗户上。

    牧四诚一眼扫过去,他??到这人影的形状的一瞬间差点没叫出声来,还是白柳眼疾快地捂住了他的嘴。

    牧四诚呼吸急促地望着这些朦胧地倒映在白色纸窗户上的人影。

    这些靠在窗户上的人影有些只有半颗头,有些胸口间有一个大洞,有些没有了脚。

    影子一动不动地倒映在窗户上,??似乎是在观察进来的白柳他们,残缺不全的头部会随着白柳的走动轻微,僵硬地挪动。

    房门旁边的水碗里的蜡烛随着白柳走过突然自动立起,自动点燃,蜡烛的火光跳跃?定,隐隐泛出一种青紫色。

    纸钱堆泛出重新燃烧的红色火星,雾蒙蒙的天空开始往下飘散白色的往生钱,慢慢悠悠地落在白柳和牧四诚的肩头。

    越往里走,窗户边的人影就越清晰,牧四诚甚至能看到他们的扒在纸窗户上印出来的血印。

    这些人影随着白柳往村??里走,?断地向窗边靠近。

    有一次牧四诚??到了一只血红的眼睛透过纸窗户的破损,直勾勾地盯着他和白柳。

    “白柳~”牧四诚吓??喊人都抖出波浪音了,他往下扯了两下白柳的臂,“它们不欢迎我们的样子~”

    白柳平静地嗯了一声:“很明显了,都在关门谢客。”

    “没有主动出来攻击我们,这?是个打怪类型的副本,应该是个解密本。”

    白柳环视一圈这些人影:“解密本里最需要的就是信息,我们找个房子进去看??吧。”

    牧四诚汗毛倒竖:“现在吗!”

    白柳淡淡地扫牧四诚一眼:“开玩笑的,??你这么害怕,缓和一下你的心情。”

    牧四诚:“……”

    这人人品真的有问题。

    这个时候有人拍了一下牧四诚的肩膀,牧四诚吓??一个激灵,转身就要用猴爪袭击人,结果被白柳制止住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脸色很苍白,??起来十分憔悴,拿着一个电筒的男人:“你们就是回乡来处理祖坟事情的小年轻是吧?我是何大牛,附近村的人,考古队麻烦我在这里等你们过来。”

    牧四诚和白柳的系统面板同时跳出来提示:

    【系统提示:玩家触发np何大牛,可领取支线任务——守义庄】

    何大牛一出现,这些房间里灯就瞬间暗了下去,人影也重回了黑暗里,什么也???见了。

    他就像是根本没注意到房间里的人影,转身对白柳他们慢悠悠地挥了挥,语调拖??很长:“跟我来吧,先去义庄,你们的爷爷奶奶都在那儿等你们。”

    何大牛说完这句话,就自顾自地举着闪烁?定的老旧电筒往前走了,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般地说:“我在隔壁村也是守义庄的,你们村没人,我?来帮忙守,现在你们回来了,都是你们自己的祖宗,也该你们自己来守了。”

    “哪有我这个外村人守阴山村义庄的道理。”

    白柳跟在何大牛后面,问:“为什么?能外村人守?”

    何大牛顿了顿:“阴山村百年以来,就没有让外人守过村,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来,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扎根,都在这里生存,土生土长的阴山村人不去外面,也?会让外人入村。”

    “所以这里这么多年来,还是很老旧,也?发达,??起来和百年前好像是一个样子。”

    “这里?欢迎外人,外人要是误入这里,是会被赶走的。”

    何大牛咳嗽两声,??继续道:“也就是你们爷爷奶奶这最后一批土生土长的阴山村人都死绝了,?然也轮不到我一个外人来帮忙守尸。”

    “?过我顶多也就守这两天了,你们要是再?回来我也是要走的。”

    牧四诚追问:“为什么?”

    何大牛慢慢地回头,用苍老,衰败的眼睛??牧四诚一眼:“为什么?再有两天就头了,【他们】一回来,我这个外村人还是不能留。”
 ** 作者:壶鱼辣椒所写的《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