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在反派男主身边讨生活的日子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 58 章
    牢外,李长胤坐在椅子上,单翘着腿,一手扶着脑袋,没有丝毫表情,眼中偶尔流露出不满,吓的一旁的牢里的侍卫恨不得把头钻进地缝里,心里暗求着苏越赶紧出来。

    自那日白马寺事件之后,帝宣称退位,如今虽未举行登基大典,太子却已是实际上的新帝,手腕雷霆,惩处官员,这几月来,已经有近百官员人头落地。

    他们这些小喽喽得见天颜已是上辈子的恩赐,但一想到李长胤的手段,心里只能盼着这恩赐快点过去。

    李长胤不时抬起头,向牢门的方向向往,又不满的看了眼侍在一旁的宫女。

    苏越半扶着腰,身子有些许乏了,这肚子也挺闹腾。

    李长胤见苏越出来,连忙上前扶住她的腰,仿佛会变脸般,脸上瞬间带着暖暖的笑容:“累了吗?”

    “累!”苏越嘴一遍,自然而然的伸手环住李长胤的腰,脸轻轻蹭在他的胸前,一旁众人赶忙将头低的更甚。

    “唔?”苏越扬起头,看着李长胤,忽然踮起脚尖在李长胤脸上留下一吻,看着他半愣的神情,很是得意的撒娇道:“抱我们娘俩上马车!”

    “咳咳!”李长胤轻咳,掩饰尴尬,却一把将苏越抱入怀中,快速向牢外走去。

    一旁侍从赶忙跟上,对这样的场景却也见怪不怪。

    “你说,咱们殿下,是不是会变脸,对太子妃,怎么能这么……那个词怎么说,温柔?!”确定李长胤他们真的走远了,一个侍卫咂咂舌,摸着下巴感叹道。

    “少说话!”牢头一巴掌拍上去,带着众人回归岗位。

    马车上

    苏越肆无忌惮的躺在李长胤身侧,脑袋枕在他的腿上,嘴唇略花,鬓发衣襟也有些许散乱。

    苏越轻喘着气,眼睛微闭,那日的事,她并非真的原谅了李长胤,然而她更深知,后宫的女人,最是可是随时被替代,她已经被留在这个时代,倒不如会在有限的资源活的更好。

    “我想当皇后,我的孩子,要是太子。”

    那天,苏醒后,这是苏越对李长胤说的第一句话。

    “感觉你最近很容易疲倦!”李长胤双手插进苏越的发间替他按摩着,慕云一说这样做可以缓解怀孕的女人的疲倦,可是苏越现在多数时间都在睡觉,太不正常了,而以慕云一的医术,也没有查出什么不妥。

    “过几天,我带你去避暑山庄!”李长胤望着苏越的睡颜,缓缓向她的体内注入内力,希望可以缓解她的不适。

    “啊?”苏越恍如惊醒般睁开眼,随即又翻了个身,侧着身子养李长胤的腹部靠了靠,半睡半醒的应了句,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李长胤歉疚的望着苏越,那日若非他大意,也不会让她受这些苦,本来想让她从此远离权力纷争,却不想竟让她陷入权力的中心,但他一定会好好守护好她的。

    东宫,陈设依旧,只不过屋顶不再用琉璃封住,传言那是太子为太子妃的身子着想,这才撤去了价值连城的琉璃顶。

    “殿下,这是隋丞相上书的关于选妃的名单。”思怵许久,秦舒终于咬着牙,视死如归的说道,又把隋丞相的折子往前退了退,别人不知道,受苏越,不,太子妃提点,而今身为太子身边大总管的他可是知道,太子殿下之所以迟迟不提登基事宜,则是担心太子妃的身子无法受登基琐事所扰,隋丞相这三番五次的上选妃的折子,虽然殿下不看,但是,总得解决。

    李长胤瞥了眼一脸扭曲的秦舒,默默将折子丢到某个角落,许久,才忽然道:“给隋丞相赐婚。”

    “喏。”秦舒一脸黑线,隋丞相与夫人恩爱非常,自成佳话,这殿下赐婚……

    “天还没亮?”苏越揉了揉眼睛,睁开朦胧的双眼,却怼上李长胤的大脸,吓的一巴掌糊了过去。

    “额。”李长胤捂住被苏越打的半边脸,一无言,这个女人……

    “是你先吓我的!”苏越缩在床角,一脸委屈的望着李长胤,努力眨巴着大眼,似乎要挤出几滴眼泪。

    李长胤抓起苏越的脚踝,朝着苏越扑去……

    “慕云一说,可以了……”

    云雨过后,苏越伏在李长胤身侧,玩弄着他的头发,“银铃怎样了?”

    苏越忽然出声,始终想不到那个小丫头居然……

    “武功全废,宫少川带走了。”

    “为什么呢?”当日种种事态,她由于在养身体,并不了解多少。

    “你还记得当时芒云讲的故事吗,也不全是真的,芒云里面提到的他去诊病的那家人,便是银铃家,父皇当年为找寻芒云,得知了此事,亦迁怒银铃家,只不过他父亲以死保全了他们家,所以造成了她后来的悲剧,我当年途经曲水城,也是觉得她性子与我有些许相像,对她的身世也未深究。”李长胤沉默道,毕竟银铃跟了他这么久,保全她的性命,也算了却他们之间的恩怨。

    “那你的身体?”苏越小心问道,她能感觉到李长胤现在并不是太开心。

    “雪蛤我早就得到了,只不过一直以来还却一味药,芒云只是听过雪蛤,却未真的见过,所以当日诊断不出也不意外。”

    “什么药,找到了吗?”苏越急急问道。

    “嗯。”见苏越如此在意他,李长胤不仅笑出声,甚是愉悦的在苏越额头印上一吻。

    “那,她怎么办?”终究,苏越还是问出了,这一切的事端,看似钧王和德贵妃,实际上,后面却另有人,今日她去牢中,也是为了印证猜测。

    “休息,明天再说。”李长胤说着,把苏越塞进被子里,也不管她是不是刚睡醒,苏越不满的扁扁嘴,侧过身子背对着李长胤。

    “额,你干嘛。”

    忽然,李长胤从苏越身上翻过去,将苏越的脑袋按在他的胸口,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有毛病!”苏越恨恨的咬咬牙,伸手在李长胤的腰间狠狠的拧,奈何他皮糙肉厚,倒是把她的手拧的有点疼。

    “给,不服咬我,憋气睡觉明天脸色会不好的。”李长胤嘴角上扬,将胳膊递到苏越面前。

    “不咬,硌牙。”苏越气呼呼的说着,眼睛却瞧见了李长胤的两点,想也没想,便咬了上去。

    “你再闹腾,呆会别哭!”李长胤被苏越弄的心猿意马,在她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把,声音喑哑。

    怀里的小人忽然停住动静,李长胤略失望的搂紧她,要是再乱动一会儿多好。

    次日一早,慕云一领着容公主前来辞行,药王谷谷主仙逝,慕云一要回去继承药王谷的衣钵。

    李长胤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苏越,将她扶在自己坐的位子,这才坐在他身旁。

    李梓容和慕云一早早就候在一旁,见二人出来,先是行了礼,慕云一这才为苏越请脉,原先李长胤并不打算放慕云一离开,但是,又不得不放他离开。

    李梓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裳,简单而优雅,她端着茶杯看向两人,默默低下头。

    “太子妃一切良好。”慕云一微笑道,“我已经把太子妃接下来要用的药写了下来,往后便按照我的药方来即可,若有其他不妥,待我回去后完成其他事宜,再派遣谷内弟子前来。”慕云一江湖中人,自然不必称臣,又与李长胤私交甚好,如此称呼便也再正常不过。

    “好。”李长胤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一旁的李梓容身上。

    “那,我就携容公主离开了。”慕云一行了礼,又道,早在那件事以后,慕云一便向李长胤请了婚,只不过诸事纠结,又未告知谷中长老,此行一是为了继承衣钵,二则也是定下亲事,来日成婚。

    “慢着。”李长胤忽的抬手,制止了慕云一,“你,还不出来了吗?”李长胤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久久回响,倒是慕云一有些摸不着头脑。

    “殿下这是何意?”慕云一微怒。

    “太子哥哥,又何必如此,现在这样不好吗?”李梓容声音软糯,带着浅浅的笑意站了起来,将想把她挡在身后的慕云一推开。

    苏越审视着眼前人畜无害的小姑娘,眼眸微敛,这女子,居然是一切的幕后主使?虽然早就知道,只不过如今真的把那层遮羞布撕开,心中依旧惊讶。

    “你在说什么?”慕云一拉住李梓容的手,冲着李长胤大喊道:“她是你妹妹!”

    “我,不是他妹妹。”李梓容冷笑着,挣脱他的手,嘴角带着怪异的笑容。

    “他的母后杀了我的母妃,血海深仇,又怎么可以兄妹相称?”李梓容怒吼着,胸口剧烈起伏,这么久,她终于可以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你在说什么?”慕云一不解,伸手想要去拉李梓容,最终无力垂下胳膊。

    “当年,明明通敌的人是裕妃,害的皇后孕中中毒的人也是裕妃,为什么,要把一切罪名安在我母妃头上?嗯?为什么不推给德贵妃,她们不是相互仇恨吗?嗯?我母妃就是一个普通的宫妃,她为什么要承受这种?最后还要说什么,我母妃,为救皇后而亡?嗯?为什么还要扶养我?你们对着我,难道心里不会不安吗,不会怕我母妃的魂魄盯着你们吗?”李梓容双目通红,字字掷地有声,如果真的可以,她真想一把火,一把剑,杀了这些道貌岸然的人。

    “所以,你蛊惑德贵妃,岳骞,起兵谋反?又示意余兰曦,在进宫的时候,给皇后下毒?”这个时候,苏越说话是最合适的。

    “他们太愚蠢了。”李梓容摇着头,一脸失望,“不过,”李梓容忽然扬起脑袋,一脸怪异的笑道:“我还是赢了,不是吗?”她挑衅的冲着苏越,这个女人,可真好运,不过,她不会让一切就这么结束,她不会让这些人好过,她一定要让她们,痛苦一生。

    “你是说,给我下毒吗?”苏越抬眉,手指轻轻划过腹部,这件事,只有她知道。“给我的饭食里放左林,衣裳里藏了洛云,熏香里藏了魅色,你每日在见我时,又以华夫涂手。如此,也够费心的。”

    “什么?”李长胤惊愕,周围温度瞬间下降了几个点。

    “没事。”苏越按住他的手,给了他一个镇定的眼神,这一切,早在她第一日随着皇后来的时候,就被皇后发现了,只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她也不得不装病。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李梓容瞬间脸色灰暗,想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却一点也挤不出。

    “那日,你随母后来的时候,便被她发现了。”苏越悠悠道,“不过为了让你安心,我才装病,所以慕先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

    “那,你们是要杀了我吗?太子哥哥?”李梓容冷笑道,脸上恢复以往人畜无害的表情。

    李长胤的手被苏越按住,苏越环住他的手,想要给他一些温暖,她知道,李长胤,已经失去了很多亲人,虽然皇宫谈亲情,很可笑,无论是李长郡,还是李梓容,这些,都是他亲人,而今,一一离他而去,所以,李梓容,不能死。

    “这有一副毒药。”苏越,说着,从袖中拿出一个锦盒,那是当日皇后送她的。

    “呵呵,好。”李梓容淡笑着,拿过锦盒里的药,临别时,又转身看了眼慕云一,而后,一饮而尽。

    慕云一身子发凉的站在一旁,他的妻子,居然是这样的?

    “请求殿下,恩准草民,带草民的未婚妻,离开。”如果她不是生在皇宫里,一定笑容真的那般明媚吧。

    “准。”李长胤道。

    大殿重新恢复往日的沉静,李长胤靠在苏越肩头,仿佛被抽去所有的力气。

    “殿下,我会一直,一直陪你的。”苏越安慰道。

    “嗯。”

    “所以殿下的药,是什么?”

    “你。你是我此生唯一的药,阿越,一定要陪在我身边,永永远远。”

    景德十九年夏,楚帝退位,太子李长胤登基,年号乾元,苏越为皇后,其子李随然为太子。

    新帝登基,废除后宫,独宠苏后。
 ** 作者:江南大猫所写的《在反派男主身边讨生活的日子》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在反派男主身边讨生活的日子》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在反派男主身边讨生活的日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