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青云之志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百一十八章我凭什么给你面子Xin
    杜伟亮的确不敢让井下突生“意外”,除非不想活了,而且意外也不是随便就能发生的,他也确实就没那么想。

    从柯正行等人下井开始,杜伟亮的手机就没闲着,电话是一个接一个。

    “矿长,刚刚接到消息,在下井之前,柯局长已经带人转了好几个地方,还找两个矿工问了话。”

    “哦,都问了谁?问了什么?那两人怎么说的?”

    “不知道,监控上面不清楚,只能看出来穿着鑫鑫矿业工服,问什么、说什么就更不清楚了。”

    “尽快排查,应该并不难吧。除了下井的,除了外出的,还能有多少人?”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看不出任何特征,要是本人死活不站出来,还真……”

    “有那么难吗?要是查不到的话,就交给别人办,你趁早滚蛋回家。”

    “矿长,我……”

    “废物。”

    刚结束这通电话,另一个电话又来了。

    “矿长,大桥二村也出现了可疑人,也在找人问话,要不要把人控制起来?”

    “控制个毛?能控制吗?……不过也得关注一下,让村里眼线关注就行,矿上就不要派人了。”

    “那他们会不会胡作非为?”

    “还能怎么样?不就是几块地、几匹牛马吗,不要弄巧成拙了。”

    “好吧。”

    “唉……”杜伟亮叹息着挂断电话。

    美女适时说了话:“矿长,看来他们这是多点开花,要大干一场呀。”

    杜伟亮缓缓地说:“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还不好判断呀。”

    “怎么办?”

    “怎么办呢……”杜伟亮思索一番,才又道,“以不变应万变,紧紧跟着柯正行这条线吧。这么的,你也别在这了,一会儿有事也方便传递消息,省得都被他们耗着。”

    美女应答之后,快步离开了。

    转头望着黑乎乎的洞口,杜伟亮眉头皱得更紧了。

    “叮呤呤”,铃声作响,拉回了杜伟亮的思绪。

    “又怎么啦?”

    “矿长,董副局他们已经收工了,下步还跟着他们吗?”

    “跟个屁,不怕他们……陪着,陪着他们转,最好能等到柯正行他们升井以后。”

    “柯……也在呀。”

    “下井了,我正在井口等着。”

    “明白了,小心伺候着。”

    “诶,对,要万般小心。”

    等到这通电话结束,又消停了不到十分钟,井下消息拐着弯地来了:

    “矿长,他们看的很仔细,不只到工作面,经常中途停下,看这看那。”

    “说咱们的照明不行。谁家井下不是这样的?有几家能完全达到标准?”

    “刚又说到通风了。也不知哪弄的公式,非说通风设施还差百分之三十七。”

    “枯井分岔非让处理,说是有透水可能。上哪透水去呀。”

    “这帮工人真是傻缺,问什么说什么,根本就不知道藏着掖着。”

    “根本就没法现场教,副总走哪他们都跟着,这还是王班长呼转来的消息呢。”

    随着消息源源不断汇总而来,杜伟亮眉头已经皱成了“川”字,整个心脏也抽紧成一团:

    柯正行要干什么?做做样子还是要突施杀手?

    没有下杀手的理由呀,年前还称兄道弟来着呢。

    可要是做样子的话,这也做的太逼真了吧。

    怎么办?怎么办?

    小心应对着吧,不能太悲观,也不能掉以轻心呀。

    真盼他们就那么一直转着,又期望他们快点升井。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中,一直等到夜幕降临,柯正行等人终于上来了。

    “柯局辛苦,各位辛苦?”杜伟亮小心上前伺候着。

    柯正行没有接话,吴副局却开了腔:“去会议室。”

    “好,好的。”杜伟亮赶忙给美女秘书去了电话,要她赶快安排着。

    一行人分乘三辆汽车,奔向办公区。

    在车上,杜伟亮一会儿套近乎,一会儿侧面打听,但柯正行始终不言声,倒是常务接了几次话,不过却接得又冲又硬。

    当柯正行等人赶到会议室时,董副局六人已经提前到了。美女秘书正在热情地递着水果,但没人去接,也没人应声。

    没有任何寒暄,应急局人们落座后要么黑着脸一言不发,要么就是低头“刷刷”写着东西,屋里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二十多分钟后,属下把手写纸张报给局长,柯正行一页页翻阅着。

    杜伟亮很想先睹一下,可是迎上那冰冷地眼神,只得忍着急切夹起了尾巴。

    柯正行看过之后,又递给了几个副局长。

    正、副局们看过以后,通过眼神进行了交流,然后由常务吴副局代为宣读:

    “鑫鑫矿业有限公司:经过现场走访、实地考察,我局共发现了九……”

    “一、通风系统极其不到位,有重大安全隐患,可能引起……”

    “二、照明设备过于简陋,照明设施配置极不合理……”

    “三、二号枯井存在透水风险,需要……”

    “……”

    杜伟亮等人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没底,却又只能陪着笑脸静等继续宣读。

    “限你公司在七日内整改完毕并达到二级标准,否则……”

    七天?确定不是开玩笑?人们还要不要休息了,还要不要生产了?杜伟亮心头一阵一阵刺通。

    虚打实吓唬、高举轻放,怕是得多出点儿血了。想到这一层,尽管稍有心疼,但杜伟亮反而踏实了好多。

    在宣读完整改通知单后,柯正行没做指示,其他副局们也没讲话,杜伟亮想要趁机解释的想法也告落空。

    “签字。”常务吴副局又催促起来。

    杜伟亮握着水笔,腆起脸说:“柯局、吴局,七天时间实在太紧了,可不可以适当再放宽两三……不,一周半周的?”

    “签不签?”吴副局语气中满是浓浓警告意味。

    “柯局,您……这……”在柯正行那里得不到任何回应,杜伟亮只好忙不迭地答着“签,签”,在纸上写下了“杜伟亮”三字和年月日。

    把第二联交给杜伟亮,应急局收起了手写原始联。

    “走。”柯正行说完,当先起身。

    应急局其他人等纷纷跟着起身。

    杜伟亮马上到了近前,哈腰陪笑:“柯局,您看天都大黑了,早过了饭点儿,还请各位赏光,在食堂吃个便饭。”

    柯正行就好似没听到似的,头也不转,迈步便出了会议室。

    冲着美女秘书使了个眼色,杜伟亮快步跟了出去,继续做着工作:“柯局,知道您各位一心为公、自律有加,我保证就是家常便饭、绝不超标、绝不破坏您的要求。”

    “这里到区城少说也得走两个小时,到时怕是好多饭馆都该打烊了,还是在这随便吃上一口吧!”

    “平时邻里串门,到饭点儿还得吃上一顿呢,这不正好赶上了吗。”

    “您各位到这里辛苦半天,连一口水都没喝,知道的是您各位工作忙碌,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太不懂事呢。”

    “对了,饮食安全也是安全生产一部分,还请各位领导不吝检查一下。”

    尽管杜伟亮口沫横飞,说的嗓子都干了,可柯正行一直没有回应,也没有停下,直至到了越野车前。

    之前应急局这些车辆在矿区外藏着,现在已经堂而皇之地停在这里了。

    “就请给我个薄面,吃顿便饭吧。”杜伟亮抢身挡在车门前,笑纹挤得满脸都是。

    柯正行看到这种情形,转身绕过车头,到了汽车另一侧。

    奶奶的,拿捏的够劲了吧?杜伟亮心里骂娘,脸上却仍笑容满满,小跑着追了过去。

    正这时,美女秘书带着七八个精壮男子来了,这些人双手全都拎着大大小小的精美盒子。

    “既然各位领导公务繁忙,那就只能遗憾了,小小土特产,不成敬意。”杜伟亮说话时,冲着身后一挥手。

    美女秘书立即会意,指挥着精壮男子们绕到车后,同时冲着司机媚笑:“大哥,请开一下后备箱。”

    司机们虽然到的晚,但也看出了气氛不对,自是没有顺着美女秘书之意。

    “柯局,就给我一个面子吧。”杜伟亮简直就是乞求了。

    “我凭什么给你面子?”柯正行终于说了话,但却是那样凉冰冰、硬梆梆。

    太出乎意料了,现场人们几乎都没想到,杜伟亮更是被惊在当地。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使不收的话,按说也不会说的这么绝决吧?可人家就说了,而且当着这么多人面说的,说的嘎巴响脆、落地都要“当啷”一声。

    “吱扭”,

    “咣当”,

    柯正行拉开车门,上车了。

    “吱扭”,

    “咣当”,

    听着一声声响动,杜伟亮才反应过来,急忙伸出手去:“柯局,柯……”

    “嗡……”

    一阵马达声起,越野车立时腾起一片烟尘蹿了出去。

    “嗡……”

    一辆辆汽车冲过杜伟亮身侧,带起了团团烟尘。

    直到车队红灯远远隐去,杜伟亮仍然楞在当地,就好似傻了一般。

    美女秘书轻轻来在近前,小心地开了口:“矿长,这也太……”

    “滚,滚,都他娘的滚吧!”杜伟亮突然挥动双臂,歇斯底里地吼嚷起来。

    美女秘书没敢再说话,但仍旧守在当地,认真地尽着一个秘书的职责。
 ** 作者:关越今朝所写的《青云之志》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青云之志》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青云之志》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