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生小说 >> 艺术治疗师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百二十六章 愿盛世海晏河清. ..
    可没想到她是个倔性子,她找来了。当她当着我的面跳入大海的时候,我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这是在罪犯的子弹打进我肩膀我都没有过的恐惧。说不出的滋味,震撼、激动、担心、慌乱,五味杂陈,我没有一刻思考跟着她跳了下去,妈的,这是个傻子。

    从我把她救上来的一刻起,我知道,我完了。也许从她给我买创可贴开始,也许从她照顾我脚伤开始,也许从她送我向日葵的钥匙扣开始,也许从她细细密密的缠绵入骨开始,她就这么一点点钻进了我的心,直到今天她引爆了我全部的情绪和忘我。

    我形容不上自己的心情,有害怕和恐惧,但更有从中渗出的甜蜜和喜悦,我他妈这是什么变态情绪?我的狂热让自己害怕,我决定躲着她。

    可为什么,我会一次次开着车暗搓搓地跟着她,我会在出去办事前疯狂地相见她?哪怕只是看看她的模样,闻闻她身上淡淡的清香,看她在车里睡得像个无邪的孩子?

    邹士钊做媒,让我和夏梦慈订婚,一来把我和夏梦慈的关系稳定,而更重要的是,借着这次盛大的订婚仪式,利用嘉宾的礼金,把上次我出货的钱洗掉。否则这么大笔走私的现金没有账目出入,会是大问题。这一定是夏梦慈的小九九。我只能配合,现在正是钻入远航最核心走私交易的契机。

    可是在我答应的一刻,我的眼前,不觉浮现出了那张尖尖瘦瘦的脸,和雾气腾腾的大眼睛,她会不会又哭?想着她哭,我的心揪得一颤一颤。我告诉老梅,把她带走,爱去哪玩去哪玩,别在我订婚仪式上出幺蛾子。

    订婚仪式上,我心神不宁。宾客盈门,心里却是说不上的别扭。夏梦慈和我像两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为了这场豪华的盛宴做着玩偶。可是当她出现的时候,我的心强烈地跳了起来,她打扮得很好看,好看到我甚至立即就有了如果她是今天婚宴主角的渴望。

    可我的头脑只热了一下就回到现实,她出现在这,是最危险的。今天邹士钊会来。我猜可怡是不曾告诉过邹士钊她有个妹妹的,可怡一直是竭尽全力保护她的。邹士钊也只是知道我和一个心理医生走得很近,但也并不曾对她有什么特别注意。可如果让邹士钊看到她的样貌,只怕就会起疑了。这个老梅,干点这个事都干不好。

    我终于把她撵走了,可是邹士钊看我的眼神却怪怪的了。他见到了她,并且开始调查她。我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一旦邹士钊知道了她的身份,不会消停的。

    这个老家伙原来不止是个狐狸,还是个变态。他像游街似的,拉着她听可怡的往事。他知道她的病了!否则不会这么变态地拽着她讲故事,他也想逼出她的副人格。此刻,我才惊讶地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不再想报仇这回事了,反而全是对她的担心。她不知道可怡以前的身份,也忘了可怡死了,如果邹士钊把这一切揭穿,她会不会病情加重?担心,害怕,成了我第一反应。

    可是她却对我彻底死心了。她和韩牧之走在了一起。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了痛彻心扉的滋味。不知道有多少个晚上,我偷偷地把车停在远处,走到她楼下,看着她房间的灯亮了,又灭了。每次亮,心都会跟着一揪,希望她能看到我,又怕她看到我。灯灭了,心舒一下,随后是无尽的落寞,比南城的夜还黯然。这辈子,刚特么学会爱,就受这份罪。爱一个不能爱、不该爱的女人,把自己折磨得像个傻逼。

    而更可笑的是,我的敌人都比我先了解我对她的感情。夏正良、邹士钊都开始拿她来拿捏我。我终于明白我是作茧自缚,真特么的裹乱。本来我来去自由,谁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可现在倒好,谁都能拿着她来要挟我。

    可我能怎么办?她成了我的软肋,她被夏正良抓,被邹士钊抓,老梅得意地和我打着电话:“她可让邹士钊抓了,向我求救,现在你可不是她的第一骑士了,该我出马了。”

    “滚。那就轮到你了。”我毫不客气。

    老梅笑得贼:“也轮不到你。你又不是她什么人。”

    我哑然,她是我仇人,还是别人的女朋友,可我脑子发热,一边骂老梅:“狗拿耗子,用你多管闲事。”一边飞奔着跑到南淇岛去当那只拿耗子的闲事狗。

    在南淇岛的山洞里,面对她的灼热和坦白,当她说出“我爱你”三个字的时候,我的头轰的一声,去他妈的吧,爱怎么怎么的,卧底也好,任务也罢,软肋也好,仇人也罢,眼前的这个女人,这颗灵魂是无辜的,有罪的是另一个灵魂。点燃的狂热,战胜了心里的煎熬,我要了她,尽管挣扎、尽管纠结,可感情,从来都控制不住,能控制住的,也许就不叫感情了。

    从那之后,我甚至开始害怕她的副人格出现了,我完全没了最初的斗志。我甚至不敢想,当有一天,那个隐藏在“她”体内的人格出来,我该怎么面对?

    可该来的,总会来。当她看到那一屋子可怡的东西时,第一次在我面前发作了。我惊讶地发现,她可以通过镜子,两个人格同时和我对话,像是自导自演一样,切换地非常快。我曾经看过国外很多研究人格分裂的书,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交流方式,通过一面镜子,去打破多重人格不能交流的屏障。

    我没有想象中的兴奋,更没有想象中对“她”的仇恨。看着她的脸做出个她平时不相称的动作表情,我只有满满的心疼。可我又不敢表现出来,我不知道那个“她”是什么性格,更不知道她的潜意识给“她”灌输了多少我和可怡的往事。生怕自己会触怒“她”进而伤害了她。我甚至刻意偏向“她”。

    可看着她伤神的样子,我的心一点一点地被割裂凌迟。多少次,我特别想冲上去抱住她告诉她真相,可我不敢轻举妄动,我怕我的一个忍不住,毁了她,那比毁了我自己还难受。

    可韩牧之这个疯子,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他告诉了她真相,还要用吗啡去治她。本事不行怪招不少,我那天带着枪,可我打不出去。我终于明白老梅当年为什么救不了小颖。关心则乱,他深爱小颖,专业技能在感情的控制下,发挥是会失常的。

    我眼睁睁看着“她”把一管吗啡扎到我胳膊里,看着那张脸,我舍不得开枪。尽管我知道,等我的,可能是死亡。

    我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可以狂热到不要命。那一刻我清晰地知道,我没开枪,不是警察的责任,不是公仆的道义,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舍不得”,因为我爱她,不管她是哪个灵魂,哪个躯壳。

    为了救她,我过早地暴露了自己,让谭恩明和老焦做了防备。谭恩明狡诈,可他终究不如老焦盘根错节,势力庞大。那点时间对谭恩明来说也许还好,可对老焦来说,就有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机会。果然,老焦表面上不吭声,该参加的会议、该出席的场合一个不落,南城也看起来平静不已。但在公海附近,却有了异动,邻近的驻岛部队好几次发现了异常的电磁信号。这个老焦,一定琢磨着偷渡了。

    部里问我:“这次你闯的祸,你自己说怎么办?”

    我回答得很坚定:“我闯的祸,我来补。”我亲自去追老焦,哪怕天涯海角,深入虎穴金三角,我也把他揪回来。

    部里也爽快:“那你还得换个身份,老焦这次逃的目的地一定是东南亚,那里有内应,牵涉到z城的走私,你换个身份,去把内应挖出来,再把他抓捕归案。”

    我敬了一个礼:“是!”

    和谭恩明搏斗的那天,我和谭恩明一起炸了,但是我知道炸的方向冲力背后有个安全区,我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躲到了安全区后沉入水底,除了老梅,没人知道我没死。

    我被紧急派到了东南亚。我再次换了名字,换了身份证,唯一不变的,是056618。曾经我用这个警号,给我心爱的女人定了一枚粉钻的dr戒指,但我交待过店员,这是一级机密,绝不可以透露给任何人。如果有人问,就把一个假身份证告诉她。爱她和爱我的职业、爱我的国家,不应该冲突。

    我不知道她好不好,我的电话只能联系部里的上线,连老梅也不能联系。但我想她会难过的,但我也知道,老梅这回要是再掉链子,让她受伤,我就敢回去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三个月后,我带着老焦返航了。在船上,我终于能打电话了。第一个打给老梅,我怕吓到她。老梅幽幽地说:“你还活着呢?不过你小子活不活的,也就那样了,反正有后了,叫陆晏清。”

    我一激动,蹦了三丈高,结果乐极生悲,手机掉海里了。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我忽然有点眼圈发红,心里泛酸。妈的,在东南亚卧底让人揍得死去活来没哭,硬忍着戒掉毒瘾万蚁蚀骨没哭,抓老焦子弹从耳朵边擦过没哭。现在知道老子有儿子了,哭个屁啊!

    我双手撑在船边的架子上,看着碧海蓝天,海鸥飞过,瞪了瞪差点掉出泪的眼睛,冲着阳光敬了一个礼。这盛世,一定海晏河清!
 ** 作者:文安初心忆故人所写的《艺术治疗师》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艺术治疗师》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艺术治疗师》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