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藏剑恩仇记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百七十六章 千古奇冤(一)
    说实话,直到现在,岳飞都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过,而张宪、岳云也被独自关押,其审问的人也不一样,审张宪的人乃是张俊。

    监狱中,这几日里张宪每日都饱受一顿毒打,而张俊却是一句话都不说,似乎只是在打他发泄。这日正午,张俊再次来到狱中,见得张宪,只是淡淡说道“张宪,你就招了吧”

    张宪被打得体无完肤,他忽然间抬起头来,吐出一口血沫子,大笑一声,又不住的咳嗽起来,神色虽然几乎枯萎,但一双眼睛却是坚毅明亮。

    “我实在不知道你们要我招认什么,张俊,你这个奸贼”张宪的身子向前一倾,身上的铁链子顿然响起来,一瞬间,整个牢房里面都是铿锵之声。

    张俊淡淡一笑,道“要你招供什么,难道心里面没半点数早在岳飞准备北伐之时,你们便已经有了谋反的计划,是吗”

    张宪闻言,眼珠子忽然凸起来,整个人显得更为激动“贼子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贼子,岳元帅忠君爱国,岂能容你们这些宵小污蔑”

    张俊闻言,不由大怒“你该知道,岳飞、岳云都已经被抓进来大理寺的大牢之中,此生断然没有出来可能,到这时候,若是你识时务,还有一条活路”

    “呸”张宪朝着张俊吐了一口血沫子,大声叫道“就算是你杀了我,也不会诬陷岳元帅的”

    张俊气得七窍生烟,鞭子挥动,一连续的打在张宪身上,血肉横飞,可是张宪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见此情景,张俊更为愤怒,他在想“为什么这般有节气的人不是我为什么我是那个贪财忘义的小人”

    如张俊这种人,往往在这个时候,最不屑的,看不起的是有底线、能坚守信念的人,可是最让他们痛恨的,为什么那个坚守底线的,坚守信念的人却不是自己。

    在这人世间,人的能力有强有弱,但却是不妨碍一个人成为为国为民的大侠,但这个时候,总会有人站出来嗤笑那些能力不足的人,说他们只是嘴皮子厉害,没什么本事,说他们是傻子,明明没本事,却还在坚持。

    其实当这些人说出这些不屑的话语时,其心里的卑微、愤怒、不甘等等,已经全都一一显现出来了,那难看的嘴脸,只是他们自己看不到而已。

    张俊没法子从张宪这里入手,又被弄得一肚子气,转身出来牢房,便往城中一家酒楼走来。进入酒楼,上到二楼上的包厢里面,只见得秦桧正在饮酒。

    “相爷,无法撬开张宪的嘴,他对岳飞的忠诚,实在是”张俊没法子说下去,不由低着头,眼中有的,尽是惭愧之色,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秦桧一路走到黑。

    秦桧淡淡一笑“既然张宪不识好歹,那咱们可以改变一下策略,对了,这个突破口可以选择其他人,毕竟岳飞手下的大将,也不只有张宪一人,不是吗”

    张俊闻言,不由颤栗了一下,回头看去,只见得一个身材魁梧,年纪四旬多的男子走了进来。这男子张俊认识,乃是岳家军中前军副统制王俊。

    张俊背脊不由发凉,王俊可是岳家军中的老将领,而且向来与岳飞关系不错,他怎么会叛变了呢

    “末将王俊,见过相爷、张大人”王俊神色淡然。

    “将你的计策说给张大人听,让他明白过来,这做事情得多转圜一下,而不是认死理的”秦桧淡淡说道。

    王俊显得很是卑微,他将一封书信递上去,道“张大人看看这封书信”

    张俊满眼疑惑结果书信,上面的内容大体上是岳飞欲要造反,传书各部将,而那笔迹,赫然正是岳飞的。张俊再次背脊发凉,他知晓这笔迹,肯定是王俊模仿的,当下他道“不成,模仿的永远是模仿的,眼下朝中还有韩世忠在为岳飞鸣冤,这书信是经不住查的”

    “这”王俊闻言,一时间却是没了主意,秦桧眉头微微皱起,他明白张浚说的事实。

    张俊先前没有说自己的计划,那只是因为不忍心说,心里还有几分忧郁,但到这个时候,王俊这等岳家军中的老将都背叛岳飞了,那他还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肯定会被秦桧一脚踢开。

    “其实我有一个计策更好”张俊说道。

    秦桧道“张大人且说来”

    张俊道“咱们可以反过来,说张宪欲要造反,写信给岳飞之子岳云,被军中之人举发,而岳飞作为岳云之父,那当然会受到牵连,毕竟造反是大罪,岳飞肯定活不了”

    “张大人好计策,这和岳飞传书军中将领不同,毕竟岳飞是三军主帅,要传书,他手下每一个信得过的将领都会有,如此一来,不论模仿得有多像,书信多了,便容易露出破绽,另外,既然是岳飞的爱将,肯定会竭力为他开脱,死不承认书信之事,呼声多了,圣上肯定会察觉,反过来令其受到牵连,才是一出好计策啊”唐剑拍手说道。

    唐剑乃是秦桧最信任的军师,他这一开口,便将张俊的计谋关键之处给点明。其实这个计策,他也是想到的,但眼下他表现得够多了,若不是关键时候,他是不会出谋划策的,毕竟秦桧的手下,可不止是有他这一个谋者,如付伦之辈,如何甘心

    张俊淡淡一笑“哪里,只是随意一说而已”

    唐剑笑道“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封书信咱们完全可以不用去模仿谁的笔迹,只是说有便可以至于张宪、岳云承不承认,那关系都不大”

    秦桧微笑点头“不错,张宪、岳云承不承认,这都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他们已经有了与岳飞造反的心”

    唐剑闻言,也是一笑,这种莫须有的东西,在他们这里成为证据并不是什么难事,再有,其他的证据,他们也能自己造出来,多弄几个,再以这造反的名声盖上去,赵构如何偏袒岳飞,肯定都会忌惮,那岳飞也只有死路一条了。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岳飞有过不尊圣旨的记录,赵构听得造反二字,块肯定会坐不住。

    至于岳飞是不是真的要造反,那倒是不重要了,一切,都只是要岳飞死而已。
 ** 作者:天弧所写的《藏剑恩仇记》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藏剑恩仇记》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藏剑恩仇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