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七彩玲珑甲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百五十五章悔局
    高灿耳边猛然响起几句歌声:

    “百卉千葩,春生秋杀。

    本是堂堂中原将,何故弃国抛家?

    无声处,听风雷,春风吹浪正淘沙。

    仁义抛之脑后,仅剩杯觥交杂。

    徒留皮囊遗臭,助纣一念之差。

    日高人渴漫思茶,空对塞外苍霞。”

    沈梦才思敏捷,张口吟唱,余音回旋,意味深长。

    听到这样的歌声,高灿高高举起的铁鞭,竟然打不下去。

    他钉在原地,昔日烽火连天,一幕幕的往日情景,再次在他脑海中,浮现开来。

    那日他重伤被俘,只为了苟延残喘,便向匈奴武士,乞怜讨饶,屈膝投降。

    也正是因为此,他的家人才被牵连,无一幸免。

    归根结底,所有的一切,还是高灿自己一手造成,正所谓一念之差。

    高灿仿佛又回到了那日,面临艰难抉择的时光,仰天长叹:

    “降矣哉?终身夷狄。战矣哉?骨暴沙砾。”

    他如果当时能有全砼将军折戟沉沙的气概,战死沙场,倒也成就了一世英名,何苦要在匈奴苦寒之地,低声下气,倒水端茶?

    虽然当时他的选择是迫不得已,但他的确可以选择后者,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原好儿郎,万古流芳。

    高灿不住摇头:

    “唉……。”

    “我当真是徒留了一副臭皮囊啊……。”

    沈梦歌声中,最后一句唱道:“日高人渴漫思茶,空对塞外苍霞。”

    原本“日高人渴漫思茶”是中原名家的诗词,它后面一句应是“敲门试问野人家”。

    但高灿突然想起自己身在塞外,戈壁漫漫,又去哪里敲门试问野人家?

    高灿脸上泛起泪花。

    “十三年了,我根本喝不到故乡的茶水,真的是空对塞外苍霞……。”

    他心念及此,一时间悲从中来,悔恨交加。

    “嘡啷”一声,铁鞭落地。

    沈梦趁着高灿陷入了她“六道轮回”的歌声之中,久久不能自拔,迅速掠过他,去帮助薛少儿退敌。

    单于涂和大巫师远远站在一处高地,见铁鞭高灿不仅不手起鞭落,将打伤他的刺客打杀,反而放下武器,纵容“慕容世杰”通过,勃然大怒:

    “又一个内奸?”

    “他毕竟是中原人?和我仍不是一条心啊……。”

    单于涂转身对大巫师说道:

    “取吾弓箭来。”

    大巫师会意,立即令人将单于涂的弓箭捧来。

    逐日弓。

    弓身为紫檀木搭配牦牛角。

    弓弦为黑龙筋浸泡河鱼胶。

    单于涂用之狩猎,百发百中。

    雕翎箭。

    箭尾取鹰隼斑斓之羽。

    箭镞头涂抹剧毒之物,

    它在阳光底下,闪烁着幽幽蓝光。

    单于涂解下披风,弯弓搭箭,瞄准刚刚将沈梦“放”过的铁鞭高灿,一箭射去。

    那支箭势若雷霆,越过人群,不偏不倚,正中高灿前胸。

    高灿这才从无尽悔意中,回过神来。

    他看到胸前箭羽,立即知道这是谁射的,因为这样的箭,只有一人才配使用。

    高灿跪地,口中鲜血直喷,鲜血由鲜红逐渐变成黑红。

    高灿却笑了。

    他望了望单于涂站立的方向,脸上挂满笑意:

    “终于解脱了……。”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十三年了,我等了你十三年,你终于来了……,我终于不后悔了……。”

    高灿气绝,跪倒在他的铁鞭前面。

    沈梦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只是用“六道轮回”困住高灿,却给他带来了杀生之祸。

    也许,她给高灿带来的,真的也是一种解脱,一种直击灵魂的解脱。

    “死亡”也许并不可怕,但当真正不得不面对它的时候,又有几人能够做到无怨无悔?

    沈梦无暇顾及原委,联合薛少儿,将围攻自己的敌人击退,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单于涂又抽出一支雕翎箭。

    刚才他射杀高灿是要杀一儆百,决不允许自己的部下对敌人心慈手软。

    这一次他瞄准的是自称“慕容世杰”的沈梦。

    利箭再次射出,去势更加迅猛。

    东方树击退铜锤巴尔图,拍马赶到,正好挡在沈梦身前。

    他座下那匹黑马,一声长嘶,箭羽直没马肚。

    马匹跪地,东方树只好弃马。

    “沈梦,哦不,慕容世杰姑娘,薛姑娘,你们快紧随我,杀将出去。”

    东方树原本肩上中了一箭,箭羽已被他折断,此时白衫已经红了大片。

    他双枪飞舞如风,扫开一众敌兵,踏着脚下尸首,杀出一条血路。

    单于涂皱了皱眉,缓缓又搭上一支弓箭。

    “这一次,你们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吧。”

    他正在瞄准沈梦,突然看见骑着战马的“天残地绝”沈图,已将诸葛惊涛率领的匈奴武将击退,反倒向自己站立的高地冲来。

    他见沈梦和东方树等人,一时半会儿还冲不出去,便调转箭头,朝“天残地绝”沈图瞄准。

    “找死,先送你去见阎王……。”

    单于涂举起弓,迟迟引而未发。

    “天残地绝”沈图周身披创,腰身兽袍已在滴血,仍是拼命死战。

    他见到东方树坐骑中箭,转身望见射箭之人正是匈奴单于。

    他调转马头,右手夺过一支长枪,将诸葛惊涛荡开,往单于涂冲去。

    沈图知道,自己和沈梦等人已经困在匈奴阵中,凶多吉少,只有攻敌首脑才有一线生机。

    他座下那匹战马突然口吐白沫,往地上翻倒,马蹄已被锁链吴德旺的铁链绞断。

    “天残地绝”沈图轻功高绝,临危不乱,从马鞍跃起,空中踏步,去势丝毫不减。

    诸葛惊涛拾起地上一把钢刀,照着沈图后背掷去。

    沈图听到风声,头也不回,左手铁锤后击,将诸葛惊涛偷袭钢刀击落,反倒借力继续前冲。

    此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胖子,圆鼓鼓的肉球,竟然飘浮在空中,挡在他的前进方向。

    这个肉球高速旋转,一把弯弯曲曲的蛇剑突然从中间伸了出来,斩向沈图颈项。

    “天残地绝”沈图将右手长枪直刺,挑中肉球,令那把弯弯曲曲的蛇剑无法近身,但他自己在空中再也无法借力,跌落下来。

    与此同时,他眼前一花,一抹红裙在他身旁掠过。

    沈图只觉得腰身一凉,身上再次多了一条刀口。

    那个肉球中枪,却若无其事,与沈图同时落地,身旁站着一个身穿红裙的美艳女子。

    女子收起手中扇刀,轻飘飘地对沈图说道:

    “不对,你应该已经死了,你不是他,你只是戴着他的面具而已?”

    剑如蛇古万和红裙艳刀沐仙儿双双赶来,拦在“天残地绝”沈图身前。
 ** 作者:京男蒙难所写的《七彩玲珑甲》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七彩玲珑甲》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七彩玲珑甲》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