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生小说 >> 九零军婚有点甜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293先吃饭!
    李萱回到家,气急败坏。

    屋里的热气还没散去,彩带还在半空中飘着,七彩球灯默默在屋里旋转。

    华丽的装饰,提醒这李萱今天的挫败。

    她顺手扯下了门上的彩带,几步跨到沙发前坐在,抱着肩膀“呜呜”哭起来。

    宁奕殊,竟然敢打她!

    就是为了这一巴掌,她也得将秦朗和宁奕殊搅黄,断了姓宁的攀附权贵的道路!

    周姨一直躲在厨房,她知道徐亦芳发病,可不知道外面张翠芬闹事。

    她只当李萱哭自己生日宴会黄了呢。

    “萱萱,没事,回头韩军长和你妈妈来了,咱们一家吃个团圆饭也是一样的。”

    周姨安慰她:“要不,我在给你小姨打个电话,让她回来?”

    李萱哭的更伤心。

    “萱萱,萱萱!”韩玉一反平时的镇静,慌里慌张回来。

    她正跟闫慧妈妈搓麻将呢,结果看到参加生日宴会的人都回来了。

    开舞会,怎么也得闹到凌晨吧?

    韩玉珍就问,结果知道宴会上徐亦芳发病,宁奕殊老家人来闹。

    “阿姨,你们家李萱是不是太不懂事了?宁姐老家人明显来找茬的,她不帮自己嫂子,还帮对方为难宁姐。”这是闫慧的原话。

    韩玉珍脸一凝,推了麻将就立刻回家。

    家里冷冷清清,一地鸡毛,李萱缩在沙发里哭的可伤心了。

    韩玉珍心疼,赶紧过去安慰:“萱萱,别哭了,你哥呢?”

    提到秦朗,李萱哭声一顿,随即更大声了。

    当初生李萱的时候,韩玉珍妊娠高血压,拼死生下的李萱,伤了身体。

    这辈子,她也就李萱这一个姑娘了,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长这么大,李萱还没哭这么伤心过呢。

    韩玉珍跺脚:“有事说事,你哭什么呢?是不是你哥凶你了?”

    “为什么凶她?”韩启山踏进屋,就听到这句话。

    他将手里的球杆和小板凳递给周姨,看着哭个不止的李萱,皱皱眉头。

    韩启山跟徐老爷子打球,徐老爷子家孙女发病,家里人来喊,老哥儿几个都知道了。

    人一老,什么钱呀权呀,都是过眼云烟,家里人平平安安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他们本来坐到了酒馆里,点的菜都上来了,老哥几个一个吃的都没有,全跟着徐老爷子回来了。

    韩启山也担心自家外孙女,她心性高,为了这场生日舞会忙前忙后。

    不说李萱什么目的吧,可到底孩子上心了。

    结果一到家,李萱就知道哭。

    打了一辈子仗的韩启山,就见不得人掉金豆:“不就是有人发病,搅和了舞会嘛,哭管什么用!”

    “明天你跟你妈提着东西,去医院探探病,然后再办一场道歉的舞会,不是一样的!”

    就这点出息,还想继承韩家的东西,守的住吗?

    李萱哭声一止,抬起红肿朦胧的眼睛,更显委屈。

    韩玉珍心疼自家姑娘,说:“爸,萱萱哪里经过这事儿?再说也不止这一回事。”

    “还有啥事?”韩启山蹙眉。

    李萱肯定不说。

    韩玉珍也不了解情况,不知道怎么说。

    韩启山一瞪眼:“小李,给你三分钟,打听到底还出了什么幺蛾子!”

    “是!”小李立刻冲出韩家。

    李萱:“……”

    还不如自己说呢!

    她不等小李回来,赶紧如实把张翠芬出现的事情,以及宁奕殊怎么揭穿对方面目的事情说了。

    不过自己搞事的部分,必须隐瞒下来。

    韩启山目光微沉,没吭声。

    韩玉珍听了,倒埋怨上了:“宁奕殊老家来人闹,萱萱不了解情况,又善良,肯定向着弱者说两句话,结果谁知道对方是讹钱呢?”

    “秦朗不分青红皂白,就凶萱萱,没见过这么不分是非护媳妇的!”

    “哼!”韩启山冷哼一声,凌厉的目光扫了李萱一眼。

    李萱不敢抬头,心底发麻。

    外公上过战场杀过人,不会被雕虫小技轻易蒙骗,所以得另外想办法。

    她哭着说:“妈,就是我不对,是我分不清善恶,帮着外人为难了宁姐姐,哥也没凶错。”

    “那你哭什么?”韩玉珍说。

    李萱说:“我哭我自己,都这么大了,还天真的跟小孩一样,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太丢脸了!”

    这倒是个合理的解释。

    韩玉珍叹口气。

    韩启山脸色缓和了一下:“别哭了,多大点事,回头你跟小宁道个歉,把事说开就行。”

    “可是外公,事能说开,但是宁姐姐老家如果一直这么闹,对我哥多不好!”

    “我哥如果普通行业还好说,他是军官,娶媳妇都得打报告,得到上级批准。”

    “你说她们家老这么闹,被有心人利用,影响部队形象,耽误我哥前程怎么办?”

    要想取得外公信任,就得想外公之所想,急外公之所急。

    李萱说的话,怎么听都是为秦朗前途着想的。

    说到底,就是结婚了,宁奕殊也是个外人,秦朗才是家人。

    韩启山听后,沉吟不语,确实有点动摇。

    虽说九十年代了,政审上不像头两年那么严,但是大家提拔干部,还是会考虑到这些因素。

    …………

    李萱在韩启山面前上宁奕殊眼药水,宁奕殊的小四合院,倒是热热闹闹。

    她将张翠芬带进四合院,直接交给陈永清:“把她带到小耳房里,不许给饭,不许给水,不许烧炉子取暖!”

    冻死丫算啦。

    陈永清答应一声。

    张翠芬慌了:“你们干啥这是,你们想干啥?”

    “干啥?干你!”宁奕殊说:“你看你脸大的样儿,还跑陆军大院闹我,你咋不上天呢!”

    还要钱,要命吧!

    张翠芬犹如强弩之末,知道要不到手里钱了,只能耍横早点脱身:“你们这样犯法知道吗,你们这叫私刑。”

    “那你去报警吧,你走的出这个院子吗?你不是说我只手遮天吗,我一手撑起这座院子的天,你嚷嚷也没用!”

    “张翠芬,瞧见没,我男人,陆军大院里吼一嗓子,大家乖乖的散,没一个留下看热闹的!”

    “只他一个人就能捏死你!你跟我耍横玩硬的,你有那本事吗?”

    “你去小黑屋反省,什么时候说出来幕后主使,什么时候滚蛋!”

    不跟她闲扯淡,宁奕殊直接让陈永清将其扔进了小黑屋。

    “王姨,我们还没吃饭呢,整点吃的先!”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先吃饭再扯犊子!
 ** 作者:燕七爱吃鱼所写的《九零军婚有点甜》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九零军婚有点甜》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九零军婚有点甜》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