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金锋曾子墨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4426 不见信天游
    奥斯托夫自信满满背着手冷冷看着金锋,满是胜利的桀骜。嘴里不时调侃什么大毒龙折戟沉沙,什么此生老死西伯利亚。什么新仇旧恨,什么人王陨落。

    就在这时候,潜水员从冰口里出来,立刻有人汇报奥斯托夫。

    “什么?”

    “没有?”

    听到这个消息,奥斯托夫顿时大吃一惊,尖声怪叫:“怎么可能。”

    对方头子冲着奥斯托夫摇头:“真没有!boss。”

    “再,找!”

    对方重重点头,下令特战们扩大口子,潜水员们扩大搜索范围。

    天色渐亮,搜寻告一段落。结果令人大失所望。

    上下两百米内都不曾发现任何宝藏的影子。

    接到报告,奥斯托夫震惊不轻。

    “把这条河都扒开!”

    “调更多的人过来。”

    “最好的人,最好的装备,马上给我运过来!”

    下达这个命令证明奥斯托夫还是很有些胆气。但是,他的心已经开始慌了。

    反观金锋,则是稳坐钓鱼台,嘴里曼声细数着奥斯托夫的罪状。

    什么栽赃陷害,什么诬告诬陷,什么大国风范,什么国际律法,什么公报私仇……

    一些列的罪状从金锋嘴里冒出来,化作帘布重机枪,将奥斯托夫打得满是窟窿。

    早上十一点,连腊河边已经聚满了不少的人。

    等到一个身穿圣衣法袍的人出现的时候,现场顿时掀起一阵阵的骚动。

    那是亿万人心目中最至高无上的廷首!

    廷首的现身让周围的人惊骇,纷纷向其致礼问候。

    但当所有人看见廷首快步走向金锋和金锋热情拥抱亲吻面颊的时候,周围人的心不由得狠狠抽了好几下。

    再看着金锋和廷首交谈甚欢的样子,奥斯托夫生起浓浓的不祥的预感。

    “奥斯托夫先生,您慢慢找。我不急。”

    “对了。我的律师团正在编写对你的指控诉状。得需要一段时间。”

    “愿上帝保佑你,早日找到高尔察克的黄金宝藏。不然的话,你就会摊上大事。”

    没一会功夫,河边上就变成了冬日烧烤的乐园。

    烧烤,是大毛的最爱。

    烈酒一箱一箱的抱过来又开起来,肉香飘飘随着冬日寒冷的风弥散四野!

    一边金家军在大快朵颐,一边的奥斯托夫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颗心都快要碎成渣渣。

    “侮辱退位国王,这是很严重的事件。”

    “格拉夫廷首阁下,奥斯托夫先生对我的诬蔑,您都听见了吗?”

    “是的金先生。我已经看过了视频。”

    “那就好,到时候请你为我出庭作证。还我一个清白。”

    “非常愿意为您效劳,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句话从格拉斯廷首嘴里出来,现场人耳朵都炸懵了。

    到了下午,整个连腊河上下五百米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记者大军。各个长枪短炮转播车对连腊河发掘进行了现场直播报道。

    一时间,整个世界都轰动完了!

    金锋把视频传到网上,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事情闹到这一步,已经无法收场!

    上下五百米都被大毛特战们凿开,数十名潜水员拿着各种各样的装备对在连腊河下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

    一遍,又一遍。

    一轮,又一轮!

    时间推移到晚上,整整一公里长的连腊河灯火通明亮若白昼。

    越来越多的潜水员被征召过来加入搜寻的队伍中。

    越来越多的设备空运抵达,投入实战。

    一条路走到黑的奥斯托夫在其间接到了无数个电话,整个人越来越萎,越来越怕。

    到最后,奥斯托夫已是大难临头。

    三天,整整七十二个小时。

    金锋就在连腊河岸边吃喝玩乐七十二个小时。

    而奥斯托夫也在金锋对面煎熬了七十二个钟头。

    到了第四天早上,奥斯托夫已经接近崩溃边缘。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大毛的潜水员挂掉了好几个,严重冻伤了十数人。

    金锋昔日在世遗大会的同事安德烈被紧急征调过来和金锋会晤面谈。

    “那不行,继续找!”

    “必须找到这批黄金宝藏的下落为止!”

    “不然,这事不叫完!”

    “我建议你们再扩大范围,也就死点潜水员事。”

    安德烈没辙,只得回去复命。

    这一天的中午,安德烈再次找到金锋,主动承认这一次是大毛的失误并给金锋送上了不少的礼物表示歉意。

    送礼和谈话视频又被金锋传到网上,直接把大毛推到悬崖边上。

    一个小时后,安德烈第三次面见金锋,给金锋双手奉上电话,毕恭毕敬:“……大帝请你去森林之城,千顶国都私宅做客!”

    奥斯托夫被解职的当天,金锋一行人乘坐专机在大毛战斗机的护送下抵达大毛国都,十个小时后返回神州!

    回归神州的路,漫长而又欢喜!

    飞机上,沉默寡言的张百忍憋了很久忍不住敲开金锋房门,低声细问广基所寻黄金宝藏下落。

    虽然在连腊河上,金锋将奥斯托夫打得永世不得翻身。但那批宝藏却是不见踪影。

    张百忍想问金锋什么时候去拿宝。金锋的回复则是带着怪诞笑意的两个字。

    “你猜!”

    就在张百忍的猜测中,飞机一头撞进神州空域。

    故国,在目!

    不见了西伯利亚凌厉如刀的风雪,也不见了西伯利亚那天寒地冻刺骨的冷,更不见了那满是白雪的伤绝。

    贝加尔湖一闪而过秋季的美已成为记忆中微不足道的一幅画,两月之内所经历的三个季节,也变成了随风而逝的过往。

    蓝蓝的天空,九曲的黄河,还有那孤残的长城,变成眼帘中新的风景。

    这里是黄河与长城握手的地方。这里是老牛湾!

    黄河的水从这里入晋,清澈得不像话。在这里,黄河也变得蜿蜒曲折,像是巨龙爬行过后留下的印记。

    而明长城就顺着这九曲蜿蜒的黄河边上一路随行!大河与长城两条巨龙相互偎依直通远方,壮阔绝伦。

    “金总,这里风水太差。”

    “那就不埋在这。换地方。”

    “好!”

    站在那明代碉楼上,举目远眺,入眼青翠和荒凉交接,残破的古堡与现代的民宿混合,静谧而又凄美。

    听不见那记忆中的信天游,听不见那船工号子声,耳畔却传来广基临终的感慨。

    “黄河长城你都看了。我带你去长江。”

    夕阳余晖映照着大地,直升机带着广基的骨灰沿着黄河一路而下。

    广基的遗骸是在前天烧的。

    火化的时候没有多少人在场,张百忍一直在自己身边。另外还有白彦军、岳建军和王晙芃。

    说起来,也只有岳建军是唯一的知情人。因为,张百忍的上线就是岳建军。王晙芃和白彦军则是后面才听说。

    广基殡葬规格很高,这是他该享受的荣誉!

    身在他的位置,一旦观念思想有了偏差,那就是万劫不复。

    不仅仅是他自己。

    在葬礼上,金锋第一次看见了广基的‘爱人’。

    亲眼目睹广基送进焚烧炉,又亲自看着他从焚烧炉里出来,又亲自为他收敛骸骨。

    从火葬场出来,岳建军王晙芃白彦军邀请金锋去外一个地方。但遭到金锋拒绝。

    金锋知道他们邀请自己的目的。

    在广基遗体送回神州的那天,丽霞和小恶女就把广基放在谛都山银行的所有东西送到岳建军和张百忍手里。

    广基所收藏的古董和不动产清单也在其中。

    广基的死涉及到东西太多。尤其是他隐世豪门的身份,让无数人无时不刻都在窥探觊觎。

    大毛那边逮着了广基,以为奇货可居秘不示人。广基死后,他们虽然有视频资料,但对广家的产业威胁却是不大。

    ()
 ** 作者:金元宝本尊所写的《金锋曾子墨》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金锋曾子墨》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金锋曾子墨》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