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贞观小财神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百三十三章 和盘托出
    另一边,尴尬了半天的沈安,两只眼睛瞪着李世民,吞了口唾水。世民欣欣然面有喜色,就等着沈安的回答,他也不着急,也不再催促,可始终没有松口说放弃这件事。

    沈安很明白,今天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他是休想走出甘露殿的大门的。

    这样一想,他就越发痛恨狐狸治。

    昨夜的祸事,完全都是他一手惹出来的,要不是他非要来献酒,李世民怎么会喝醉。

    今天来老老实实的问个安也就好了。

    现在的情况,反倒是像祸事是他惹出来的似的。

    真是令人厌烦。

    “还请陛下恕罪,医治旧伤的方式,微臣还不能说。”

    “不能说”刚才还笑着的李世民,瞬间就变了脸色。这也实在是太气人了

    我老李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此事又是与我有关,这个小子,怎的就是不肯说实话

    莫不是,他所谓的方法是什么旁门左道

    就是旁门左道也没关系啊

    照实说来,李世民还是崇信道学的,平日里,那些他们进贡的仙丹,他也尝试过,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并不会拒绝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不相信,到底是什么办法,还不赶紧照实说了。

    他还不相信,沈安真的能搞出什么出人意料的治病办法来。

    他可不是专门学习医术的人,这一点,他无法蒙骗李世民。所谓医术的学习,并不像现代一般,有正规的学校,人人都有机会接触到医学知识。

    在大唐,巫医还是不分家的,草药能不能治病也全靠经验,说实话,其中免不了有碰运气的成分。

    即便是同一种药材,放到不同的医生手里,疗效也很有可能大相径庭。

    有的人用了可以药到病除,有的人用了,很有可能会坏人性命。

    人们无法解释清楚其中的缘由,于是就把能够药到病除的人成为济世神医认为他们是有神力的。

    相对的,学医一般也是家学渊源。此所谓医学世家,医生们看病的经验以及配置药材的独家秘方,都是密不外传的。

    只能在自己家里辈辈传沈安家里并没有精通医术的人,就算他天赋异禀,勤奋好学能够看几本医书。

    李世民认定,他也无法达到精通的地步。掌握医术可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才几岁根本无法掌握那么多行医的规矩。

    于是李世民自然是把目光转向了所谓的巫术之上会不会沈安从哪里听到了新鲜的巫术方法,能够医治旧伤。

    却担心李世民不同意所以迟迟不敢说出来。

    思及此世民又鼓励了他几句,希望他能够说出实情确实看到沈安的神色有所改变。

    似乎是心念动摇的样子,李世民最后才说道“沈郎有什么你就尽管说。”

    “最终这办法要不要实行旧伤要不要医治都是朕决定的事情,若是出了问题,都有朕担待着,你不必担忧。”

    吼吼,他不这么说还正好,他这样一说,沈安的心可就敲起小鼓来了,这嘴也不敢张开。

    担待

    清创手术虽然是个小手术,操作起来也并没有那么复杂,属于紧急处理一类。

    可问题是,沈安是个门外汉,对这件事并不能算是多么精通。再者,现在可是大唐,医疗条件跟不上,普通的伤风感冒都有可能酿成大祸的年代,他这个清创手术,端的可以算作是伤筋动骨了。

    闹不好,可能真的会出问题,很大的问题。

    要是李世民的身体真的出了状况,沈安怀疑,他还会像现在一样,拍着胸脯帮他扛事吗

    可是,不说,也很麻烦。

    李世民现在的状态,就好像是瞄准了猎物的老鹰似的,连眼珠子都不转了。

    就等着沈安的回答,他若是不开口,恐怕是混不过去的。

    这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他面对的是谁

    那可是大唐帝国的第一人,尊贵无比的皇帝李世民,若是惹了他不痛快,现在就把他打包送去独柳下面,一刀切了,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就算是狐狸治也保不住他。

    看来,只能冒险一搏了,反正是李世民让他说的,他照实说了,就算是满足了他的愿望。

    就像他刚才承诺的,反正到底要不要做手术,都是他说了算,若是他觉得有风险,不愿意动手术了。

    对于沈安来说,倒是一件因祸得福的好事了。

    大不了,酒坊也不开了,钱也不赚了,老老实实的当李治的跟班就是了。

    如此这般,说不定还把狐狸治的心思给绝了呢。

    既然要说实话,就要好好的亮个相,摆出一个架势来,他像柯南一样,缓缓的踱了几步,站到了大殿的中央。

    他把甘露殿的正殿,当成是自己的舞台,将要开始自己的表演。

    “沈公这是做什么”

    “殿下是不是拦着点,老奴担心沈公年轻,惹出什么祸事来。”

    趁着李世民的目光被沈安的异常举动吸引,大太监徐良暗搓搓的来到了李治的身边。

    李治根本就没有准备,他这一开口,吓得他一个激灵。

    “徐公公,沈公的脾气你也知道,这是我能阻止的事情吗”

    “他也不可能听我的。”

    徐良听了,差点背过气去。

    这些小娃娃,一个两个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难道,他们以为,现在是在开玩笑吗

    明明是天光和美的一天,万物协调,一点麻烦事都没有,他们却偏要闹事。

    是不是觉得,最近的朝堂上实在是太过风平浪静了,所以就来添一把火

    好了,事已至此,老奴也来看看,这沈郎君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吧。

    “启禀陛下,医治旧伤,方法确实比较特殊。刚才微臣一直没有明说,都是担心陛下会不同意。”

    李世民已经返回了座位,做好了准备。

    沈安话才说到一半,他就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不必隐瞒。

    他长叹口气,只得照做,心里还默念了好几遍,老头子都是你让我说的,不高兴了可别怪我。

    “其实,需要医治陛下积年的旧伤,需要划开陛下伤处的肌肤,把脓血放出来。”

    插播: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咪咪阅读\\\\i\\i\r\e\a\d\\c\o\。

    人的心态,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微妙,原本沈安以为,说出实情,他会更加惴惴不安。

    而实际上呢

    等到真的走到了这一步,他悬着得心却突然放了下来,就好像是所有的重担全都卸下了似的。

    最重要的核心机密,已经向李世民和盘托出了,到底如何处理,就看他老人家的想法了。
 ** 作者:洗澡的兔子所写的《贞观小财神》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贞观小财神》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贞观小财神》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