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汉室风云录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龙且陨落项羽失臂助
    小标题:龙且陨落项羽失臂助,灌婴军再展神威

    丁复的一柄赵地长刀类似吴钩在空中如一道道冰寒之意似的,瞬间令周围人定在原地。

    楚骑士的马还在动,人直直的摔下,脖子上不知何时已多一道血丝,还在不断的溢出血液。

    楚卒有的拿着长戈,身子还在向前冲,但长戈已经被削断,接着是头颅抛飞,这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不带一点拖沓!

    丁复在楚士卒中,如入无人之境,使得本来士气低落的楚士卒,更是胆战心惊,龙且大怒,纵马与之站在一起。

    丁复与龙且大战数十回合,楚右司马率军与李必、骆甲已经是交合数回,每次为龙且寻找出口,都被无情的打回。

    楚右司马、连尹与李必、骆甲的交战暂且不提,单说龙且,镇山戟如同召唤一座山一样,寻常之人,绝难抗衡龙且这杆长戟和戟法,

    但他遇到的是丁复,是赵地善骑射的骁将,在至霸上时就已经是楼烦将,是吕泽非常器重的爱将,如今更是韩信较为欣赏的一员虎将。

    每一戟都是取人要害,但丁复的长刀吴钩却如斜月一样,光华笼罩龙且全身,使得龙且不得不回防,使得每一戟看似雷霍万钩,但却不能使出全力。

    四十回合下来,棋逢对手,难分胜负,丁复耗得起,因为汉军占据优势,楚士卒遭受重创,人数在急剧下降。

    龙且耗不起,数名楚军楼烦将也觉得再耗下去,主帅将成俘虏,于是接过丁复的攻击,欲使龙且快速离开。

    所谓成事不足办事有余,有时候一旦帮倒忙那将是逆转的开始。

    数名楼烦将皆欲援助龙且,结果反而是挡住龙且的去路。

    人在欲走之时,容易露出破绽,丁复趁机,直接寒光一闪,在龙且的背后来一刀。

    这一刀快如闪电,但力道终究不足,只是砍伤龙且,未能将龙且的头颅连带肩膀一同劈下。

    龙且吃痛,但来不及回身,只得双腿紧夹马腹,催促战马快奔。

    这面如山岳、眼亮如电的龙且,此刻眼睛逐渐暗淡,但忽然间他的双眼又圆睁,因为他看到一杆长戟向自己刺来。

    忍着背后的剧痛来战,只见丁礼纵马杀来,这是和丁复同姓之人,眼见丁复即将杀死龙且,却出现意外,丁礼不顾眼前的楚卒,奋力杀出一条血路,直接刺向龙且。

    丁礼也是一员猛将,二丁将连战龙且,龙且力怯,背部的创伤越裂越大,便又被丁礼在腹部、胸前连刺数次。

    汉军绝对的优势压倒性的在扫除龙且所带出的数千人马。

    丁复摆脱数名楼烦将,又杀到龙且背后,二丁一前一后,寻机而出,不断杀伤龙且。

    高手过招,往往只是一两招之间,每一招都是直取敌人的要害,脖颈、心脏是骑将常练习的攻击要害之处。

    虽然练习中不知刺、劈多少次,但面对运动中的另外一名高手,并不能一击命中。

    这不是武侠,没有一招定胜负,也没有大战几天几夜,在丁礼和丁复的联合攻击下,仅仅五个回合,就被丁复一刀砍下头颅。

    龙且本想阻挡丁礼刺自己的大腿,他已经中几次,如果大腿再受伤,必然骑不得马,为避免跌落马背,谁知在防守的一瞬间,就吃丁复一刀,

    直觉脖子一亮,如同冷风吹过,脖子凉嗖嗖的,接着眼前的事物天旋地转。

    龙且万没想到他会死在这里,齐地本是建万世之业的地方,甚至他都想好自家的年号,不称齐!

    龙且被杀的一瞬间,楚士卒尚不知,依旧在厮杀当中,灌婴下达最后的冲击命令,自己手持蚕丝枪,直取楚右司马。

    楚右司马的武艺相比龙且就差很多,灌婴一枪将其刺落马下,随后大喊一声,“已斩龙且,降者存活!”

    晴天露雾,对于楚士卒和将领皆是晴天霹雳!

    龙且被杀的事实立刻让楚军失去战斗力。

    当啷……兵器落地的声音此起彼伏。

    灌婴命人清点投降者,生得右司马、连尹各一人,楼烦将十名,还有数千士卒。

    这个战绩算是漂亮完成任务,但灌婴没有立刻向韩信靠拢,而是命令汉车骑向渡口奔去。

    丁复不太明白,他是受韩信之命,来协同灌婴作战,现在已经斩杀龙且,算是取得非常好的战绩,此时该是向韩信复命,为何要向渡口进军。

    灌婴则道,“破杀龙且所用时间,潍水之东渡口想必一定修好,估算下来,必有楚军登岸,当速伏击之,来不及回报大将军。”

    灌婴认为趁着龙且军大半在潍水之东,急击龙且,取得破杀龙且的战绩,但也耗费不少时间,以楚军救将心切的情景,他料定楚军亚将周兰差不多该登岸。

    话说龙且率先渡潍水追击,周兰和留公旋随后正欲渡水协助龙且破杀韩信,

    却突遇大水,船只大半被毁,先登船之士卒落水者不在少数,也致使大半军无法渡水。

    咆哮的大水冲坏渡口,也冲毁周兰的计划。

    龙且为追击韩信,所渡之兵多为轻车骑,而重步兵、重骑兵多在后面,准备由周兰率领渡水。

    结果这场大水直接推毁周兰的计划,于是下令迅速抢修,并快速征调船只,即便如此这耗费的时间也不少,推荐阅读tvm..//

    如果完全准备妥当肯定会迟,周兰恐龙且遇险,只准备好七八千人渡水所需,就准备过去。

    周兰命留公旋继续准备渡河工作,同时协助齐王田广镇守大本营,他自己先率七八千子弟过去。

    潍水西岸,锋利的箭头藏在枯草中,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前方。

    楚军一个个开始登岸,黑压压的越来越多,每个汉军将领都很紧张。

    戴野、丁礼、冯敬等皆询问是否出击,灌婴没有点头,

    郎中骑兵校尉李必也觉得可以出击,来请示灌婴,但灌婴依旧没有下令射击。

    这让骆甲更加敬佩灌婴的成长,灌婴的身份逐渐飙升,但性格越来越沉稳,越来越冷静。

    很多将领随着官爵越来越高,职位越来越大,人也跟着飘,但灌婴没有。

    此刻的灌婴眼睛依旧盯着前方,直到所有楚卒全部上岸,且有一半进入射程范围后,他才开口,“驾将!”
 ** 作者:来不及先生所写的《汉室风云录》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汉室风云录》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汉室风云录》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