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冰雪幻歌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章 太阳之国的挽歌
    科洛纳,太阳之国。

    自从那位拥有传奇经历的公主继位成为女王后,这片土地便永耀光明。因为既使身处黑夜,空明灯也会照亮天空。

    可是为什么?

    永耀的大地,为什么会突然间崩溃?

    深渊吞噬一切?

    迸发奔流的岩浆中,冲出由血与火构成的修罗军队。

    毁灭在高歌。

    科洛纳,王宫。

    “咳……咳……”拄着残破的剑身,乐佩吐出血沫,艰难地撑起身体。绝美的娇颜之上,昔日的活力与神采,已尽数破碎。

    望着满地的鲜血、尸体,坍塌的穹顶,给人的感觉,就只有绝望。

    特别是当大殿上,站着大量通体猩红,身躯不断滴落岩浆的壮硕人形生物,那种视觉冲击,更是无与伦比的强烈。

    “软弱。”

    “砰!”

    就在这时,一道和这座宫殿一样残破的身体从天而降,重重摔到乐佩面前。

    “你们卑微的力量,甚至不配成为伟大的卡俄斯能量的一分子。”犹如熔岩流动的可怕声音中,带着浓浓的讥讽。

    “尤……金……”乐佩试图在地上爬动,去触碰丈夫英俊但却无比苍白的脸颊。可她做不到。

    因为,一只由岩石铸就的巨大手掌以无可抗拒的姿态压来,将她紧紧握住,并举到了空中。

    直到现在,乐佩才真正见到了造成科洛纳灭亡的罪魁祸首的容貌。

    那赫然是一个高达十米的巨人,通体由漆黑岩石、奔流的岩浆构成,猩红的躯体不时喷发火山灰烬,四肢格外粗壮,但却是漆黑一片,仅有股体后端流动岩浆。最可怕的是,他竟有两个头,一个长着一对弯曲的恶魔之角,但却无面,而另一个则无角,五官酷似骷髅,并且始终喷发着熊熊烈焰。

    从他脚下完全下陷的地面,就能看出,他这具岩石之躯的重量。

    “你……是……谁”乐佩艰难道。从那巨手传来的恐怖力量,正在把她胸肺中的空气一点一滴地挤压出去。

    “我是炎魔之王塔克塔罗斯。”巨人的声音中,不带丝毫情感:“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说着,他大手一挥,原本就已经残破不堪的宫门轰然炸裂,一个由岩石铸就的囚牢呼啸而来,将坚硬的地板砸成粉末。

    “哐!”

    “你父母的人头。”炎魔王指着囚牢,冷冷道:“或者你告诉我。”

    “冰雪掌控者的家人,在哪里?”

    “别告诉他,孩子!”囚牢之中,面容憔悴,王袍化为破烂的老国王搂着昏迷不醒的妻子,大叫道:“既使你说了……啊!”

    “啪!”

    他还没说完,一道火焰长鞭便狠狠抽击到他的身上,顿时皮开肉绽。年老的国王,再也不复当年的强壮,当场被抽得昏了过去。

    “你这个混.蛋!”乐佩不知哪来的力气,大喊一声,将手臂猛然抽出岩石,然后把残缺的长剑掷向炎魔其中一个头颅。

    “当!”炎魔王毫发无损,可断剑却被他喷吐出的烈焰融化,化为铁汁,掉在了地上。

    “勇敢的尝试。”塔克塔罗斯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你有十秒钟。”

    “吼!”

    话音未落,站在囚牢,和尤金附近的岩浆怪物像是收到了命令一般,不约而同的抽出武器,向他们走去。

    如鲜血般猩红的刀刃,夺去了不知道多少科洛纳居民的生命,一旦刺入血肉,灭绝生机。

    与此同时,王宫以外。

    整个王国的地表,已经被毁得一干二净,一切秩序荡然无存,木制建筑所燃起的冲天大火,可以持续十天十夜,森林之中,尽充盈着兽群死亡所散发的焦臭味。

    开阔的广场中,岩浆军队将在第一轮进攻下幸存的人们赶到此处,而后尽数杀戮。老人,妇孺,亦或性别,尊卑,无一例外。于是,这些人的尸体在大地之上,形成了一座座烧焦的尸堆,灰烬遮天,连云层也被其感染。

    科洛纳,已化为死域!

    所幸,并不是所有希望都已泯灭。大地以下,深藏的酒窖,或隐蔽的通道内,仍有一些幸存者残存。

    安娜、克里斯托夫,以及变成了一桶水的雪宝,就是其中的一员。

    按理说,炎魔从地下而来,加上之前的大地震,所有的地下设施都应该彻底毁灭了。可就是有这么一些地方奇迹般保留了下来,成为幸存者的庇护所。

    “艾莎……真的会来吗?”克里斯托夫喃喃道。他的肩膀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那是在不久前,他为安娜挡下一次炎魔武器斩击而留下的。刀刃甚至没有碰到他,只是掠过皮肤,就造成了严重的烧伤。

    “相信我姐姐。”安娜抱紧怀里的水捅,无比坚定地说道:“雪宝给她发送了求救。她一定会来的。”

    “九!”

    “喝!”炎魔军队齐齐上前一步,上百柄炽热的兵刃仅指三人,那种阵仗,足以令人肝胆俱裂。

    乐佩一言不发,但漂亮的的碧绿美眸中,尽是泪水。很显然,她内心在剧烈地挣扎着。

    “八!我承诺,只要你说出来,我等立即离开!”塔克塔罗斯无比急促道,又大喝一声:“七!”

    “就是乐佩……她救了我们啊……”安娜悲叹道。

    “六!”

    天际边缘,一点蓝光闪烁。

    “五!”

    “喀喀喀……”血刃,真的开始滴落鲜血。它们沸腾着,欢呼着,渴望饮血!

    “四!”

    地面上,尤金猛地睁开了双眼。

    “三!”

    “等等!”

    就在这时,一声断喝如同惊雷般炸响,打断了塔克塔罗斯的倒数。

    “哗啦”王宫中所有生物不禁同时侧目,望向尤金。

    “呼……呼……抱歉,亲爱的。”尤金擦去嘴角的血迹,缓缓站起,直视那双碧色美眸,一字一顿道:“我必须要为我们而做出抉择。”

    “所以说,你也知道他们在哪?”塔克塔罗斯挥手致意炎魔军队停下,道。

    “是的。”尤金冷冷道。

    “告诉我。”塔克塔罗斯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忽然,尤金的嘴角,勾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在这一刻,一切负面情绪,从他英俊并带有一丝痞气的脸上一扫而光。

    “我不但可以把冰雪掌控者家人的位置供出来。”他缓缓笑道:“我还可以把她本身的位置,说给你听。”

    “嗯?”炎魔王感觉到不对劲了。为什么,我的背会这么冷?

    “在你身后。”

    “轰!”

    话音刚落,炎魔王顾不得骇然,骤然转身,滔滔火焰从体内上进发。不但是他,王宫内所有的炎魔,都如临大敌般瞬间转身。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吼!”炎魔王大怒,握住乐佩的那只手用力握紧,想要把她活生生捏死。

    可惜,他只捏爆了空气。就在那一刹那,乐佩挣脱了因分神而变弱的束缚,落到了尤金怀里。

    酒窖中,安娜犹如耗尽了全部力量般瘫倒。但在她嘴角,却缓缓掀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天边,突然亮起了一道冰蓝色的光。

    那是怎样的一道光芒?

    灿烂,璀璨,夺目,它仿佛囊括了世间一切形容亮的词汇,明明是虚幻的,但却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质感。在它到来之前,笼罩大地的火海就已消退。

    再度转过身的炎魔们,再也转不回去了。

    因为下一瞬,它们的末日降临!

    “呼——”

    天空,陡然刮起了暴风雪。它来得是如此突然,气温暴降了夸张的上百度,许多,不,是绝大部分炎魔士兵顷刻之间就被冻在原地,身上的岩浆凝结成块,十天十夜都不会熄灭的冲天大火,在横扫天地的暴风雪下坚持不过数秒,便凝固在了空中。

    是的,是凝固,而非熄灭。火焰还在空中,但却成为了一种类似冰花的奇异存在。最重要的是,那诣天的极寒之力,没有渗入地下分毫。

    在这浩瀚的冰雪世界之中,唯一能形动自如的,就只有炎魔王。

    “很好……很好!”因为强烈的兴奋,炎魔巨大的身躯甚至在微微颤抖着。他已经完全不在意老国王夫妇、乐佩、尤金,更不在意化为一地冰棍的手下。塔克塔罗斯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百米之外,那一道缓缓浮现的高挑身影上。

    精灵般的美妙身姿,晶莹剔透的冰蓝眼眸,可不正是那冰与雪的骄傲吗?只是和以往不同,她白金色的长发,此时竟变成了精美的冰丝,身处暴风,却没有扬起。

    面对大敌,她显然不会身穿礼服去迎接,平时身着的蓝色长裙化成了一身贴身的寒冰铠甲,深蓝冰层之上铭刻道道雪白的纹路,流线型完美地勾勒出女王动人的身材。炎魔没有看到的是,在战甲背面,还有着一对精美的血色翅膀纹路。

    “你是卡俄斯的混沌生物?”现身的瞬间,艾莎就开口问道。和身上冰冷的战甲不同,她的声音悦耳而柔和,令弥漫天地的风雪为之一顿。

    “看来,泪海还是有人幸存了下来。”塔克塔罗斯惊讶道。他当然不认为对方是靠某本典籍就认出了他,梦界中,关于恶界的资料,在明面上的战争停止之后就基本封存,或遗失了,而关于卡俄斯的,那更是少之又少。

    这世上记得他的,就只有在那场远古之战中幸存下来的奥林匹斯众神了。

    “不过,无所谓了。“塔克塔罗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一团团呈现为紫红色的诡异火焰,开始从他的躯体中升腾,其温度之高,将炎魔王周围的空气都炙烧出无数细密的漆黑裂痕。很明显,他进入了战斗状态。

    “归于卡俄斯,或者死亡后归于卡俄斯。“炎魔王的语气永远都是那么强势。

    “嘿。”冰雪女王冷冷一笑,抬起螓首。相对于十米高的对手,她的体形是那么渺小,可当她抬起头的一瞬间,大地之上,所有岩浆生物化成的冰雕,同时轰然爆碎。

    “我拒绝。”

    大战,一触即发!
 ** 作者:叶子封寒所写的《冰雪幻歌》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冰雪幻歌》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冰雪幻歌》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